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初秋「一期一會」日本行移動的城市

炎炎夏日即將過去,暑期結束了,旅遊旺季也近尾聲。但是,初秋的氣候好、遊客少,機票和飯店相對便宜,是旅人出行的最佳季節。

初秋,賞楓太早。樹葉依舊翠綠,只是逐漸轉黃;地上落葉不多,偶有隨風飄下零零落落的枯葉。此時,秋高氣爽,無論是鄰近的日本,或是遠距的歐洲,都是秋遊出行的好選擇。

去年,九月中、下旬,陪同高齡雙親走了一趟日本之旅。長者出國旅行,必須考慮諸多主客觀因素:太冷太熱的季節、溫差過大的地方、長途飛行都不適宜;當地交通、食宿、參訪景點的便捷舒適等,也必須再三考量。歐美、紐澳旅途太遠,首先排除;再評估上面的各種因素,最終決定日本之行。但北海道因天氣已漸轉涼,也不得不放棄。最後,依循雙親的意願,第一站先到他們熟悉的東京,然後到箱根泡湯。

「東京第一飯店」是雙親到東京住宿的不二選擇。自一九七三年,他們首次住宿以來,整整四十四年歲月,無數次住宿在此,滿滿的回憶總是難捨。

抵達飯店辦理住宿登記時,飯店依照父親的要求,取下床頭牆面吊掛的油畫,並由專人導引到房間,一一確認有關設施的安排。日本多地震,住宿房間的床頭沒有吊燈、巨型掛畫,是父親在日本旅行的堅持。或許正是這種「用盡心力」的服務態度,這家飯店吸引了老顧客執著的忠誠。

離開東京,從新宿火車站搭乘小田急線,前往箱根。雖然箱根泡湯是此行目的;但搭乘火車、品嘗鐵路便當,才是行程中的最大樂趣。

自我看了日本漫畫《鐵路便當之旅》(二○○七年),日本鐵路便當立即和西班牙Tapas、台灣夜市小吃,並列心目中世界三大平民美食。尤其日本鐵路便當重視季節性和地方風味特色,是旅遊日本不可錯過的飲食體驗,也是旅人的難忘回憶。

我們提前半小時抵達新宿車站,只為有充裕時間,選購便當。然而,面對琳瑯滿目的便當,依舊難以決定;最後迫於火車即將開動,三人挑了四個便當,匆匆趕上車。父親挑了一個和牛便當、母親要天婦羅、我選握壽司,另外還買一個有九樣菜餚的九宮格便當。從新宿到箱根湯本的「浪漫特快車」,就在三人分享四個便當的愉悅氣氛中,不知不覺間度過七十五分鐘的車程。

我們在箱根湯本,轉搭登山鐵路電車。登山電車由海拔九十六公尺高的箱根湯本,順著山勢向上急陡攀登,僅四十分鐘,就抵達海拔五百四十一公尺的終點強羅站。登山電車在途中,採取「之」字形反向行駛路徑,駕駛員會調換駕駛位置,乘客座位也隨之轉換前進和後退的方向。沿途花草樹木,隨著山路海拔的持續升高,展現不同的景致風貌。

箱根的第一晚,選擇和式和西式混搭的箱根強羅「天翠酒店」。辦理入住時,旅客被安排在酒店大廳長吧台,脫去鞋襪,一邊泡腳、一邊品嘗調酒,是酒店特別的迎賓方式。我們住宿的和式房間內設有觀景的私人浴池,可以眺望遠山黃、橙相間的早紅楓葉。晚、早兩餐都是和式懷石料理,主廚採取混搭烹調方式,融合一部分西餐菜式和食材,以迎合外國遊客及日本年輕族群的飲食習慣。晚餐後,旅館側邊有家本地人為主的小居酒屋,我們隨興點食幾樣當地醃漬、烤、煎的下酒菜,體驗一個初秋的山中夜晚。

下一站是此行期待中的奢華溫泉旅館:「強羅花壇溫泉旅館」(Gora Kadan)。雖只有五分鐘的步行路程,「花壇」還是派出賓士豪華轎車,從「天翠」接我們前往步行可及的「花壇」。飯店無微不至的貼心服務,就從近在咫尺的專車接送開始。接待人員早在酒店大廳等候,親切迎接我們在大廳休息,一杯冰涼的綠茶也立即送上。

我們依計畫,在旅館附設的餐廳午餐。餐廳原址即是當年載仁親王的西洋式別邸,裝潢細膩優雅,呈現低調的皇室風範。花壇以精緻的懷石料理聞名箱根,這也正是在一泊二食的晚餐和早餐之外,還特別再預約午餐的原因。追加午餐的一泊三餐,可以充分體驗到多種當季食材、遵循食材原味和用心為客烹飪的懷石精髓。午夜人靜,在二十四小時開放的露天浴場泡湯,感受一片靜寂中的冥想。

每到日本,無論是首都的東京、觀光景點的箱根、或人煙稀少的農村,最令我感動的,無非是日本傳統「一期一會」的心意。對人的細膩服務,不只令人欽佩,更令人感動。尤其是日本酒店的貼心,的確帶給旅人「離開家的家」的溫暖。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