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布農族》嘗一口炸紅藜 深入部落飲食文化部落食材旅行1 台灣紅藜 Part 2

另一邊濕潤翠綠,透著些微桃紅色的紅藜田地裡,胡天國的妻子劉金蕉也率領著三、四個村裡的姊妹,快速的拔摘著田裡的雜草、過密或太幼小的紅藜株,完成了疏拔,才能讓紅藜好好的吸收養分。

這些看似雜草的其實是寶貝,「紅藜田裡還有龍葵,與紅藜株本身,都可煮湯、燙青菜或是做成天婦羅來吃。」也許對都市人來說「從產地到餐桌」是個令人覺得奢侈的概念,但是在蓋亞那,卻是每日真實上演的生活,而這些也都被他們列入遊客部落體驗的行程裡。

胡天國的二女兒胡郁如指著餐桌上類似飯糰的食物解釋說:「這是獵人飯包,裡面放了蒸過的紅藜、紅米和樹豆。以前布農族獵人上山前會帶著飯包,過去用香蕉葉,現在改用不易破掉的玉米苞葉來包。」她和媽媽共同研發出紅藜貝果、炸紅藜葉和紅藜雞湯等特色菜餚。

透過這些在地的特殊食材入菜,讓前來體驗的遊客,吃下肚的不單單只是美味,還有布農部落傳承下來的飲食文化,當然還有胡家人的用心。

「紅藜有很多營養成分,可是要讓它從作物到食物,真是不容易。」胡郁如說,很多遊客下了田才明白,體力好只是基本需求,「沒有灑農藥的紅藜田雜草很多,再怎麼小心,還是很容易碰到雜草上的毛毛蟲、蟲卵,站久了身體會很癢。」現代人之所以對食物不那麼珍重,除了取得太容易,也因生活裡無法和食物建立起深度聯結,與土地和食物建立「聯結感」,正是胡家希望能提供的體驗。

相互扶持的幸福生活

談到紅藜,就不得不提小米,而「蓋亞那」三個字和這兩種作物息息相關,在布農族語是「吊掛」的意思。以前乾燥紅藜或小米,不光靠日曬,傳統做法是將它們綁好掛在廚房,讓炊煙去烘乾它,所以這個名字象徵了布農族的傳統農作文化。

透過蓋亞那凝聚部落的向心力,創造的就業機會,能讓部落裡的人賺錢,是胡天國「傾其所有、也分享所有」的終極目標,也希望透過這個基地,能把傳統大家相互扶持的生活方式找回來。他說:「以前整個家族都住在一個屋簷下,全家四十個人站成一個圓,小米飯煮好,每個人吃一口嚼一嚼,吐在同一個容器裡,阿嬤再放紅藜進去,靠著大家的口水和紅藜當天然發酵劑做好小米酒。」胡天國說,無論現實多麼窘迫潦倒,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即便只是分享僅有的少少食物,也能變成難忘的溫暖和快樂。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