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沒去過里昂 別說你去過法國隨河旅行3 隆河篇 Part 1

里昂的繁華,始於兩千多年前,始於小山丘上的羅馬半圓形劇場。我無從想像,羅馬帝國時代有上萬人在此看演出的盛況。不只里昂,羅馬人當年在沿法國隆河城鎮,建立不少大劇場、競技場、神殿,現在仍在。在法國,遇見兩千多年前的羅馬,很奇妙的時空錯亂。

一條河包容太多身世

見過世面的里昂,有太多身世。既是世界遺產之城,還是「美食之都」,更是「歐洲絲綢之都」。

長久以來,法國的絲綢要從義大利進口,中世紀,法國皇帝決定發展法國的絲綢工業,選定水路便利的里昂,給予全法國進口原絲的壟斷權。此後,這裡聚集高密度的織布機、織工,發展出絕佳技術成為歐洲翹楚。里昂串廊的形成,背景就是「絲綢之都」。那個年代,誰用絲綢?從王公貴族的衣服,到法國凡爾賽宮、羅浮宮的幃幔都由里昂製作。絲綢,創造了里昂的財富,是工業、也是文化品味。

這條河容不下一座橋

台灣沒有大河文化,隨河旅行後,我開始以河流的角度認識世界。繼多瑙河、萊茵河之後,隆河是我的第七條「隨河旅行」之河。

河流,各有個性。從阿爾卑斯山轟隆而下的隆河,在早春帶著微涼的水氣。我打電話給在里昂住過的葡萄酒專家林裕森,問他對里昂與隆河印象,他談到交會於里昂的兩條河:「在法文,隆河是以陽性表現;索恩河(Saône)則屬陰性。」法文將這兩條河的性格入神呈現。

林裕森的話,讓我想起剛猛的隆河沖毀亞維儂斷橋。這座八百多年前的橋,寬能容納兩輛馬車並行,橋上還有小禮拜堂,是隆河上的藝術品。我猶記,去年秋天站在亞維儂斷橋,看著隆河奔流而過橋身的震撼:「隆河啊,剛烈得容不下一座橋。」法國人為何不重建?不是的,法國人努力過幾百年,但抵擋不了隆河不斷沖毀。這座曾是里昂和地中海之間唯一的固定橋樑,原長近一公里有二十二個橋拱。沖毀後,只剩四個。這次,再見亞維儂斷橋是行船於隆河上,夜裡的它渺小、淒涼,有如在河中顫抖的棄婦,似乎理解它終究是無力對抗隆河。

小檔案_隆河

隆河源於瑞士,全長813公里,主要流經法國,自古以來是重要的交通動脈,連結歐洲北部與地中海。隆河谷地是法國最早的葡萄酒產地,產酒歷史可追溯至西元1世紀,為當今法國重要的酒區之一。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