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京都市立立誠小學校看起來已經廢棄許久,仔細觀看,可以發現校門旁另外立有「Traveling Coffee」的招牌。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廢棄學校咖啡館發現酷建築

京都最棒的地方,就是時間靜止的空間。這座城市似乎被下了魔法,或是當年陰陽師安倍晴明為了保護京都不受邪魔攻擊,把這座城市籠罩在他的魔法保護傘之下;以至於這座城市猶如睡美人的城堡,在時間洪流中停止,不再改變。

京都市區從三条沿著高瀨川而下,可以看到一座小學校,門口寫著「京都市立立誠小學校」。雖然是學校,但是看起來已經廢棄許久;仔細觀看,可以發現校門旁另外立有「Traveling Coffee」的招牌。許多人在門口覺得遲疑,不敢直接進入學校。我也曾經在門口遲疑,許多年後才鼓起勇氣進入學校裡。

這座建築是大正時期的產物,九○年代因為少子化的關係,終於走上廢校的命運。但是學校校舍算是完好,因此被保留做為地方文化活動中心,偶爾放映電影、舉辦藝術展覽活動。從大門進入學校,真的好像進入某種廢墟學校恐怖片場景。推開辦公室的木門,發出尖銳的喀喀聲;辦公室保留以往教師休息室的樣子,牆上增加了一些學校歷史圖片與傑出校友的照片。講台前的桌子是咖啡店老闆手沖咖啡的地方,那些咖啡道具乍看像是化學老師作實驗的瓶瓶罐罐。

廢棄學校像是一具巨大的神獸軀殼,等待著新的靈魂注入,重新啟動它;咖啡香就是那漂浮的靈魂,為這座廢墟帶來新的生命(我一直覺得咖啡香具有某種魔力,可以讓老建築起死回生,至少咖啡的味道驅趕了老房子裡陳腐的霉味)。

現為咖啡館的教師辦公室,地點就位於整座學校最中心的位置。可以感受到昔日這個學校還是以中央管理為重點,老師及行政人員辦公室放在學校最重要的位置。從現代主義「集中化」管理的觀點來看,這樣的配置並不叫人意外。在現代主義效率的觀點下,所有孩童集中在學校管理,犯人集中在監獄管理,工人們則被集中於工廠管理,說是教育的場所,學校其實比較像是集中管理的場所。

這樣的空間讓我想到我自己小學時的光景。我的小學是台北百年的士林國小;當年依然存在著老舊的日式校舍,宏偉的紅磚禮堂,以及大象溜滑梯。我想到那些在校園外掃區域玩鬧的時光;在教室無聊拉前座女生髮辮,惡作劇被老師處罰的時刻;還有老舊校舍偶爾會有老鼠失足,從天花板墜落,全班驚叫譁然的情景。

京都街區的老學校,最後只剩一片空寂;還好有咖啡香瀰漫其間,陽光從窗戶灑下,光影在地板上緩慢移動。京都的老建築裡,時間是靜止的。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