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齊柏林 勇者的高度鏡頭背後的台灣空拍巨人

二○一三年紀錄片《看見台灣》上映前,我在台灣阿布電影公司的辦公室與齊柏林見面。彼時他還沒有多少媒體受訪經驗,言談、肢體拘謹得像個不知如何安放手腳的被拍者。我們閒聊著他的求學,如鐘擺的公務員生涯;如何把相機設備寄存在照相館,下班後趕場幫餐廳拍DM撐家計,在極度疲憊中累積技術;直到說起因緣際會飛上高空第一次拍攝道路工程,眼底這才炸開一道光。

那是從一隻鳥、一朵雲,俯瞰你我生長土地台灣的新視角。後來的故事,他全用鏡頭說了。沒說的是掙扎。

高頭大馬的他,長時間屈身在狹小、隨氣流搖擺的直升機艙內取景,每一回都是與上天的商量。他輕描淡寫說著那些臨界點,聲音裡不是沒有恐懼,只是被更強大的信念安撫。他說其實自己沒那麼勇敢。差三年就能退休,取得公務員優渥退休俸,「但夢想能等三年嗎?」老長官歐晉德告訴他,不要戀棧,「你一定可以做到,不要怕。」

「相信自己做得到嗎?」當時我問道。他沒直接回答,淡淡說起他去美國接受專業空中攝影訓練、第一次開口向朋友借錢、第一次拿房子抵押貸款、第一次慶幸記錄下霧峰林家花園修復後的身影,在莫拉克風災後雨淚交織的記錄受創的大地……,聲音不驚不懼,溫和堅定。

Just do it。一如他選擇的呈現方式——不直接批判、不談藍綠,忠實呈現,只因他相信:「從事空中攝影的人血液裡都有相同因子——關心環境議題,因為飛上去看到的是赤裸裸的景象。我也相信人是善良、愛土地的,看到,就會想要了解與保護。」

懷念這樣一位「大可把自己變巨人,卻選擇隱藏鏡頭後」的人。儘管說話沒什麼起伏,一逕是淡淡的。拍片如此,面對批評也如此。他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勇敢,卻活出了勇者的高度。

小檔案_齊柏林(1964~2017)

經歷:1998年起於《大地地理雜誌》發表空中攝影作品,著有多本空中攝影集。耗費3年拍攝的空拍紀錄片《看見台灣》,獲第50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今年6月10日為《看見台灣II》勘景時,於花蓮豐濱墜機離世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