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許益謙堅持不在辦公室掛自家廣告作品,因為他認為再好的得獎創作都有賞味期限,唯有藝術才能世代流芳。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在辦公室開了一間畫廊 和朱銘、草間彌生作品一起工作

將藝術帶入工作場所的做法,博上廣告董事長許益謙絕對是先驅,一九九三年,他就曾經在辦公室裡,「開過」一間畫廊,取名為「一方」。


說到這兒,你大概會想,朱銘、草間彌生、奈良美智,好貴!但在許益謙心中,藝術的價值不是以價格衡量,「每天和大師的創作一起工作,何其幸福。即使不是所謂大師,我看重的也是不同世代創作者,利用各種媒材,反映內心或時代的呈現方式。」

藝術從辦公室一方畫廊拓展到兩層樓,感覺二十四年來為推廣藝術,許益謙卯足了勁,問他回響大嗎?他答得一派輕鬆,「我僅僅是把種子撒出去,不曉得在哪裡發芽,假如在乎究竟影響了什麼,有期待就有算計,反而不計較最好。其實最大的回饋,是我自己很快樂,我相信快樂的事有感染力,自然會傳播。」

小檔案_許益謙

現職:博上廣告董事長   
蒐藏年資:近三十年  蒐藏藝術家:顏水龍、李梅樹、廖繼春、朱銘、草間彌生、村上隆
最愛蒐藏:朱銘《太極:單鞭下勢》,許益謙喜歡這件雕塑展現蓄勢待發的狀態,以及虛實動靜間的關係。藝術的力量不在尺寸,它雖然是縮小版,但擺在走廊盡頭依然形成強大的聚焦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