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每逢周末香港各公眾場所都能見到外傭大軍席地休憩,攝於金鐘政府總部外天橋。

或坐或躺,分享著點心唱著歌,與家人愛人視訊,是這批大軍的少數休閒,攝於金鐘政府總部外天橋。

很多人說如此一來有礙市容觀瞻,對此有些反感,但也未有人提出更好的善待方式,攝於政府總部外的添馬公園。

很多人說如此一來有礙市容觀瞻,對此有些反感,但也未有人提出更好的善待方式,攝於政府總部外的添馬公園。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從香港外傭大軍看『教&養』這兩個字父母、外傭與子女組成,一種被稱為『改良的核心家庭』儼然形成。

在台灣,一個家庭擁有外籍家傭,多數有需照護陪伴的患病痛或失能的家人,另一方面則被貼上富人的標籤。但在香港,根據法律規定,一個家庭月平均有15,000元港幣的收入且可提供住宿食膳,即可聘請外籍家傭。我們來看更多會說話的數字,單在過去十一年,香港的外傭人數已由2005年底的約223,000人增加逾五成至2016年初逾341,000人,佔香港整體勞動力近9%,


每天,我都會親自帶著雙胞胎外出玩耍,享受珍貴的互動並消耗體力。但是,無論抵達哪個公園,陪伴孩童的外籍家傭數量,永遠比原生父母親還要多。在上學時間,馬路上看到的是外傭大軍們牽著幼小的孩童坐地鐵、過馬路、交到老師手中,揮手跟外傭姐姐說掰掰,而放學時間帶著點心在校門口排隊等著接放學的外傭人龍,也讓兩年前剛到香港的我看得目瞪口呆。

我“不是”覺得職業父母親不應該把小孩交給外傭照料。說實在話,若我是一個專業人士,且月薪沒事超過三萬五萬十萬港幣,為了家庭與自我事業的成就感,我也肯定選擇出去上班,更何況穿著合身的套裝腳踩高跟鞋有多性感啊!低頭看自己的居家服與球鞋
但剛好我就不是,在香港職場上來說,即使是我原本在台灣從事的行業裡,我就是一個新鮮人,沒選擇性的變成了全職媽媽。只是,當你把打理孩子生活起居的棒子交出去的同時,很多時候也把幼童教育、甚至是人身安全的問題給了他人。而這一切,是好是壞,多數靠的是運氣。
 

先不談網路與新聞上面看到外傭虐待兒童事件,就講我自己親眼親身看到的遇到的。曾經,在家附近的商場我看到外傭只顧專心著電話和視訊,讓身邊兩三歲的小童坐在地上發呆一陣後,搖搖晃晃走去舔便利商店的玻璃門與手把,最後從門檻上滾落下來,但外傭姐姐我前面一直沒有提到香港人是這樣稱呼外傭的視若無睹。
也看過外傭對於揹在胸前那僅僅一歲多的嬰兒啼哭感到不耐,不停地低頭叫囂咒罵甚至揮手拍打。看過在麥當勞外傭為了要去櫃檯拿多幾包蕃茄醬,把約兩歲的女童獨自留在用餐尖峰時刻人來人往的座位上
大家有看過“親愛的”這部關於偷小孩賣小孩的電影嗎?根本無法想像後果)。
還有,更多的是那些幼幼班剛從嬰兒變成小童的,因為走太慢或扭捏不想上學,被外傭大聲斥責或者拖行的。每每遇到這些,我心酸之餘,能做的只是在她們身旁用我自以為炙熱的眼神盯著讓她們警戒一點,但總心想,這群金髮黑髮紅髮娃娃們的爸媽知道嗎知道了會怎樣嗎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