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建於兩千年前的水道橋。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誰叫你幫我亂調?

古城塞哥維亞就在馬德里北邊,車程約僅一小時,到馬德里旅行的人,幾乎都會花個一天、半天去逛逛。此地最有名的就是建於兩千年前的水道橋。此水道將十七公里外的冷水河河水引進塞哥維亞市區,進入市區前必須跨越一個一百多公尺寬的峽谷,因此必須用石塊搭橋,讓河水從上面順勢流入市區。在現代當然不算一件什麼了不起的事,但是兩千多年前,可就不是件容易的工程了!水道橋全長七百二十八公尺,離地面最高處有二十八‧五公尺,整個水道橋用一百二十八個石柱撐著,就這麼撐了兩千年,這可夠偉大了吧?
古城塞哥維亞就在馬德里北邊,車程約僅一小時,到馬德里旅行的人,幾乎都會花個一天、半天去逛逛。此地最有名的就是建於兩千年前的水道橋。此水道將十七公里外的冷水河河水引進塞哥維亞市區,進入市區前必須跨越一個一百多公尺寬的峽谷,因此必須用石塊搭橋,讓河水從上面順勢流入市區。在現代當然不算一件什麼了不起的事,但是兩千多年前,可就不是件容易的工程了!水道橋全長七百二十八公尺,離地面最高處有二十八‧五公尺,整個水道橋用一百二十八個石柱撐著,就這麼撐了兩千年,這可夠偉大了吧? 陶爸拿著相機興奮的東奔西跑照相,陶媽則找了一家咖啡店坐在裡面等我,我跟她說一起爬上去看看吧?她揮了一下手:「您老自己去爬吧!我在下面看看就行了。反正上去看是橋,在下面看也是橋。」這就是陶媽! 陶爸說:由最旁邊的階梯爬到最上面,相機鏡頭要斜著照才能讓水道橋全部入鏡,這可是陶媽不懂的事。有點不捨得下來,就在台階上休息一下。此時來了個韓國同好,也對這角度有興趣,在我前面左調光圈、右調速度照了不少張;最後他要我幫他拍一張與橋的合照。我幫他換了幾個角度各拍了好幾張,他看起來挺高興的,也說要幫我照,我就讓他用我的相機拍。誰知道他居然說我相機設定不對,自顧自的調了起來,等到照完我們互道珍重後,才發現他幫我照的相片也不怎麼樣!最麻煩的是:我不知道他到底把我的相機調了什麼東西! 下去後,找到陶媽,想跟她說:「韓國人還真的是有點自大,他怎麼知道我是要照什麼樣的感覺?就自己把我的相機設定改了。」誰知陶媽完全沒聽到我的抱怨,興奮的跟我說,她發現一家賣烤豬腳的餐廳好像很棒,而且馬上就要開門啦。

小檔案_陶傳正 

奇哥有限公司董事長,一九四六年出生,進家族事業之後在二十八歲創立奇哥。熱愛音樂、演戲、自助旅行。自言:沒歌可唱就演戲;沒戲可演就在家寫遊記。
個人網址:www.facebook.com/taobatravel
FB關鍵字搜尋:陶爸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