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漂流木藝術家、都蘭山劇團團長 希巨蘇飛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刻畫一頁 戰爭中的族人漂流都蘭木雕藝術家

都蘭部落的希巨蘇飛賦予漂流木生命,漂流木化作海神, 化作家鄉族人的臉孔。沉甸甸的木雕,承載歷史與記憶的重量。


老兵系列記錄蒼涼歷史

創作漂流木頭幾年,親戚不理解,常常對希巨蘇飛說:「每天去海邊撿木頭,撿那個幹什麼?」但他不以為意,他喜歡鏈鋸劃過木頭留下的痕跡,喜歡木屑飄在空中,「很舒服,很有力量。」他說。

對於生命的困惑、自我認同,希巨蘇飛在漂流木尋找答案。二○○六年,他開始創作台籍老兵系列木雕,揭開一段鮮少人知的台灣歷史。

創作的源頭,源於某天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叔公,前來都蘭部落探親。叔公擁有阿美族黝黑深邃的面容,卻操著一口標準的京片子,和親戚多年未見,顯得侷促疏離,彷彿最熟悉的陌生人。

原來國共內戰時期,都蘭部落約六十位十五至十八歲的青少年,被國民黨帶去大陸打仗。這一打,海峽分離,青年四十多年沒再回到都蘭部落。等到再次回鄉,已白了頭。

在希巨蘇飛的木雕作品中,可見穿著日裝、國民黨軍服、共產黨軍服的老兵,象徵歷經高砂義勇軍、國民黨軍到解放軍的歷史印記。在這些老兵的生命經驗中,轉換不同姓氏,身分認同不斷錯亂,終究是大時代下的一顆棋。「他們究竟為誰而戰?」希巨蘇飛說,「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都不是為了自己而戰。」

在阿美族神話故事中,若客死他鄉,可以祈求祖靈賜予一對翅膀,讓自己飛回家鄉。希巨蘇飛為低頭站立、或坐著沉思的老兵木雕皆裝上翅膀。為了讓這些蒼涼的歷史不被遺忘,他去南京、徐州等地,記錄台籍老兵的口述歷史,甚至前往巴布亞新幾內亞(第二次世界大戰高砂義勇軍傷亡最慘重的地方之一),在當地尋找漂流木,現場刻了一座翅膀的立碑。「我們做得太晚了,」希巨蘇飛說,「但現在想想,幸好我們有行動。如今這些老人家幾乎都不在了。」

對於漂流木,希巨蘇飛有這樣的詮釋:「『塑』是加法,『雕』是減法。」一旦刻錯,只能減去,改變形體,這也是創作漂流木迷人的地方。不斷削去的木屑紛飛,希巨蘇飛減去過去的迷茫,減去在都蘭部落留下的青春,曾經漂流,最終都為了靠岸返家。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