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紐約林肯中心夏季戶外表演的開場日,粉絲從十幾歲的青少年,到70歲以上的祖父母輩,都衝著佩蒂‧史密斯而來。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穿梭在紐約的時光隧道

我喜歡紐約,甚至有點沉迷。常被問到為什麼?我通常未經思索的回答,任何人在紐約都可以找到適合自己的空間。

當然,我這天的行程還沒結束,否則這就不是紐約了。只要有心,甚至可穿梭在不同的時代。紐約可以是你的時間機器,任意由你隨興在時光隧道中,返回從前或回到未來。

當天,我打算從切爾西酒店的過去回憶中,穿梭到未來的想像。因此,我從切爾西酒店往西走,穿越第八、九大道,來到當代藝術聖地的切爾西畫廊區。這塊位於第十、十一大道間,北上到二十三街、南下到十八街的區域,有兩百多家畫廊集中在此。這裡有著最前衞的藝術,保證能顛覆你的傳統美學,否則就不夠未來性了。

我穿越一家接著一家的畫廊,直到過多的前衛藝術,令我精神疲乏。為了平衡物資的需求,我順著第九大道,向南到第十六街,鑽進舊餅乾工廠更新的切爾西市場(Chelsea Market)。這是一座台客最愛的美食市集。但最吸引我的是現煮的大龍蝦,三‧五磅的大龍蝦(六十九美元,約合新台幣二千一百九十五元),搭一杯法國夏多內(Chardonnay)白葡萄酒,保證將你拉出過往歷史和未來想像的時光漩渦,重新返回踏實的當下。如果不過癮,隔壁的海鮮館下午四到六點的Happy Hour,各種生蠔每個一美元(平時定價每個二到三美元),點一盤不同品種的十個生蠔,只要十美元。當然,我要了二輪二十個,再搭一杯最對味的夏布利(Chablis)白葡萄酒,才算不虛之行。

最終,天色漸暗,此時此刻,最佳的選擇無非是走進劇場。今晚,我選擇伍迪‧艾倫(Woody Allen)今夏的新電影《咖啡‧愛情》(Café Society)。因為沒有任何導演比伍迪‧艾倫更紐約了。戲院仍然在西城二十三街,再回頭走回切爾西酒店,戲院就在西側三十公尺處。我捧著大杯可樂和澆上濃厚熱黃油的大包爆米花走進戲院。今夜,就隨著伍迪‧艾倫的紐約影像,放縱自己的想像力,穿梭在紐約的時光隧道。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