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飛夢村怪物

西雅圖這座美麗的城市,除了有航空工業、連鎖咖啡店之外,其實還有一處非常奇特的社區——飛夢社區(Fremont),這座社區充滿六○年代嬉皮的理想主義色彩,加上藝術家群聚所帶來的強烈藝術風格,成為獨特的理想國,也是許多前衛環保理念的發祥地。

西雅圖這座美麗的城市,除了有航空工業、連鎖咖啡店之外,其實還有一處非常奇特的社區——飛夢社區(Fremont),這座社區充滿六○年代嬉皮的理想主義色彩,加上藝術家群聚所帶來的強烈藝術風格,成為獨特的理想國,也是許多前衛環保理念的發祥地。

雖然這些年來,房地產炒作及資本主義還是逐漸改變了這個地區,不過,這個社區依然可以見到過去做為一個理想國,遺留下的種種奇特事物。

進入飛夢社區必須經過一座機械開合橋,這座大橋儼然就是飛夢國度的城堡大門,大橋前指示牌上寫著「飛夢是宇宙的中心」、「你已經進入飛夢社區,請將你的手表調慢五分鐘(時差)」,意即進入這裡就將進入另一個國度,是有時差的!這種類似戲謔又玩笑般的手法,凸顯了飛夢社區的理想性與獨特性。(事實上,飛夢社區曾經認真在聯合國申請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

過去飛夢社區很早就提出環保回收理念,可說是走在時代的前端;他們也在社區推動勞力交換的共生制度,每個人可以依自己所能貢獻的,去交換別人的服務或是食物、貨物,人們可以不使用貨幣,幫別人修水電,或是教小朋友功課,換取社區的點數,再用這些點數去交換別人所烤的甜點,或是別人後院種植的新鮮蔬果。

因為當地民眾想法前衛,藝術性格強烈,社區街道也出現許多奇特的事物。例如一座蘇聯解體後所被拆除的列寧銅像,就被弄來放在飛夢社區的街道中心;巨大的火箭彈體也被安置在大街餐廳旁當作公共藝術作品《飛夢火箭》,最有趣的是,有一隻巨大的飛夢怪獸「托耳」(Troll),就躲藏在鐵橋橋墩底下,手掌壓扁一輛金龜車,充滿著令人畏懼又讓人好奇的氛圍,好像是整個飛夢社區的潛意識一般,是一種夢境般的怪獸,會吃掉所有現實世界的不愉快與不信任。夏日的飛夢社區會舉行大遊行,所有參加隊伍皆挖空心思,極盡創意之能事,各出奇招,展現飛夢人的創意與不凡!

飛夢社區成為許多社區營造積極模仿的對象,不過大部分社區只學到飛夢社區大遊行的藝術皮毛,卻沒有真正學到飛夢社區帶著烏托邦理想主義的精神與信仰,或許飛夢就是飛夢,無法複製,也是別人所學不來的。

(本專欄每四週刊登一次)

小檔案_李清志

實踐大學建築系專任副教授,一九六三年生,自幼嚮往電影中的偵探生活,後自命為「都市偵探」,致力建築與跨界藝術文化探討。著有《巴哈蓋房子》、《建築異型》等,並帶動「建築旅行」風潮。
FB粉絲頁:www.facebook.com/taipeibatman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