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2008年時,在文化底蘊深厚的西區,大天后旁誕生了TCRC。

入口大門上印有店名文字,隱約能從外面看見店內情況,卻同時保有神秘感。

TCRC創辨人 黃弈翔(阿翔),從八年至今還是每天都親自站在吧台中,為客人調製專屬酒種。

店外的復古彩色窗花,進到室內則變成頗具特色的座位區。

就連不經意的角落也能發現阿翔的擺設巧思。

推開大門,一排長型酒吧與右側二人座位,狹長型空間也能妥善安排,讓客人們不會感到不適。

牆上擺設的海報照片都是阿翔親自收集而成。

每個桌上都會放置一盞復古銀行桌燈,迎接客人。

TCRC店面一角

從燈具到大部份裝潢,各有特色而無違和的融入環境。

每個轉角都能看見阿翔對店內的陳設的用心。

TCRC店面一角

不刻意老化或是翻新,而是順從原先自然的痕跡,更能顯現其風采。

TCRC店面一角

前店與後店中間的連通道,阿翔用了一張古董椅與時鏡,打造獨特的個人空間。

後棟最吸引人眼球之處,就是頂天高的鐵製酒架,滿滿的酒架上,放置了約八百多瓶,都是阿翔的寶貝。

阿翔說,他記憶中老酒吧背後都有一櫃滿滿的酒架,在看見後棟空間時,馬上就有了酒架的初步概念。

 

桌上擺著台灣復古舊式老燈,和TCRC搭配起來卻如此和諧

比起一般酒吧內現代高腳椅款式,木質的椅子也能成就酒吧吧台座位的氣息

暈暗的光線下,似乎還能看見一些老宅的痕跡

舊工業感鐵架

店內一隅

仔細一看酒駕上還會擺著可愛逗趣的小公仔,添了一點頑皮味道

各式各樣的酒類,依照客人的喜好、口感、味道以及濃烈度,推薦適合的調酒

店內設計有巧思的掛了黃燈泡架了木梁子,卻不失空間感

TCRC裡的夥伴用心的調製每一杯要呈現給客人的調酒

店內使用的磁磚桌子,就算是年輕人也可以稍微感受到過往時代的味道

Krombacher克穆巴赫是德國最受歡迎的啤酒品牌之一,口味圓滑香甜,並且有特殊的啤酒花氣味。

除了酒品、桌椅和和諧燈光外,令人摸不著頭緒卻可愛的擺飾也會在店裡出現

TCRC夥伴的工作服,丹寧色系圍裙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TCRC Bar】躋身國際排行的台南老宅酒吧2016亞洲最佳酒吧第23名 台灣台南天后宮巷底酒吧入榜

台南,一座古老而優美的城市,是台灣最早建成的「古都」,荷蘭統治到清治時期,台南都是台灣對外聯繫的重要管道,因此許多文化歷史都在此落地發芽,此外,還被稱為台灣美食發源地,獨特風味的美食不但吸引了許多老饕前往;此外,2016年3月時,台南又多了一間名揚國際的酒吧「TCRC」被國際美酒組織(Drinks International)評選為「亞洲最佳酒吧」第二十三名。

台南,一座古老而優美的城市,是台灣最早建成的「古都」,荷蘭統治到清治時期,台南都是台灣對外聯繫的重要管道,因此許多文化歷史都在此落地發芽,此外,還被稱為台灣美食發源地,獨特風味的美食不但吸引了許多老饕前往;此外,2016年3月時,台南又多了一間名揚國際的酒吧「TCRC」被國際美酒組織(Drinks International)評選為「亞洲最佳酒吧」第二十三名。

傳統文化區的第一間酒吧
台南西區大天后宮的巷底,一間看似老倉庫般的建築才漸漸甦醒,九點正式開店的TCRC,我們在七點十分到達採訪時,門外早早就擺上公告畫架寫著“客滿“,一位穿著正裝的調酒師正在和一群遠自國外來的觀光客說明,一旁的熟客看見此景隨口聊起:「還好我們提早來排,不然第一批沒劃到位,就要等候通知了。」原來,TCRC Bar僅接受每天七點開放第一批劃位後,等候登記人數電話通知,或是凌晨十二點後現場排隊等候入場,每天客滿狀態下,仍然都有十多組的客人登記等候,可見深受台南當地與遊客觀迎。 

【TCRC Bar】躋身國際排行的台南老宅酒吧

推門入內,彷彿電影情節般的老派酒吧呈現眼前,沒有任何菸味,而是獨特香味沁入鼻間,入內後發現TCRC別有天洞,前半空間除了一張長吧台外,右邊陳設二人入坐的桌子,通過一條小通道,緊接著出現的是狹長挑高的空間,右手邊映入眼廉一面頂天高的舊工業感鐵製酒架,老闆黃弈翔(阿翔)沒有老闆的架子,和員工們一起站在酒架前,正在忙碌準備開店,一下熟練地鑿著威士忌球冰,一下調整吧台的器具擺設,同時還要接受我們的訪問,不得不佩服他一人多工的工作狀態。 

【TCRC Bar】躋身國際排行的台南老宅酒吧

自幼家管嚴滴酒不沾 大學起熬夜自學酒保
很難想像現在調得一手好酒的阿翔,在大學之前是位完全沒喝過酒的大男孩,他回想初次接觸酒類,是在考上嘉南藥理科技大學之後,從家鄉高雄跑到台南唸書,為了賺取生活費,利用晚上的時間在誠品打工,因為才認識後來的合夥人沈士傑(阿傑),他笑笑的說:「因為家裡管教嚴格,從沒喝過酒,第一次喝到啤酒,只喝了一瓶就醉了。」

阿傑帶著他跑了幾間台南早期知名的酒吧,更讓他開了眼界,但其實他還是覺得「酒」很難喝,直到有一次喝到了「調酒」才真正讓他開始對酒改觀。 當下讓他非常驚豔,手中的調酒怎麼像飲料般好喝,不但少了濃厚的酒氣味,也沒有啤酒的麥味,「這開啟了我的好奇心,就連回家都會忍不住想,到底怎麼把酒變好喝的?」甚至跑去買調酒的教學書,自己慢慢自學,接著在當時知名的東方Disco Bar從外場做起,一路做到台南爵士酒吧咆嘯城市Boplicity擔任主掌吧台的Bartender到當兵前。

他回想當時一人掌管吧台的時候,很多事都要自己來,也要逼著自己成長,當時調酒資訊與資源並不容易取得,只要有酒商舉辨調酒交流課程都會參加,他自認自己是南部小孩,只要有成長的機會就會積極去學習。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