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葡萄的生死課

我一直認為葡萄酒的生命感跟酸味有關,較多酸味會讓酒喝起來彷如在口中產生律動。克莉絲汀卻說那只是表象而非本質,較早採收的葡萄確實酸味較多,但酒中的生命來自活的葡萄而不是酸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