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東方青銅器有限公司藝廊負責人 戴克成(攝影者:孔繁毅)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個老法的中國骨董經精通古物研究、甲骨文

向法國人討教中國文化?有沒有搞錯?不過這老外的國學底子,可比你我深厚許多,他研究中國古物近50年,撰寫甲骨文和青銅器專書,更多次在歐美舉辦以中國骨董為名的博覽會。他是骨董界無人不曉的中國通,藏家們爭相諮詢的對象,戴克成。

雖是仿造品,但由於出自十七世紀,且做工精美,仍然有其價值,戴克成答應讓蘇富比拿去拍賣,他強調,「買賣仿古品不是問題,前提是大家要知道它是仿品。如果是十七世紀做的,就要說這是十七世紀仿造哪一個時代的物件。」故事還有後續,一個香港藏家以高於起標價五倍的金額買到手,幾個月之後,戴克成發現那個盤子其實是在台灣做的贗品。可是都已經賣出去了,怎麼查得到?他解釋,「因為做偽造品的人後來出了一本型錄,公開哪些贗品是他做的,誇自己技術一流,把專家們全騙過去了,還表示歡迎大家再找他做別的東西。」結果買到假貨的香港藏家跟蘇富比抗議,至於買賣雙方最終達成什麼協議?基於保密原則,戴克成沒有多談。

接著他又講了個負面教材,「幾年前我買了一個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的『人面陶罐』, 那真是少之又少的東西,第一眼看到,我就懷疑是假的,但因為認識那個賣家,加上他分析的頭頭是道,又說我飛來飛去太累了,光憑直覺不準,我想想或許有道理,就買了它。後來我把它拿去做顏料和黏膠檢測,全都過關,但還是覺得不對勁,後來決定把罐子敲破,好好檢查一番,果然發現底部有問題。我回去找那個賣家,說你賣贗品給我,你猜那個人怎麼回答?他說:『哎呀,你好厲害,才三個月就發現了,我可是花了一年才做出來!』我問他是怎麼做的?他說為了通過檢測,他買了某個遺址出土的米,然後再買另一個遺址的顏料。」被朋友擺了一道,戴克成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大笑了起來,「你不覺得很好玩嗎?做得這麼好,簡直是一個藝術家啊!」蒐藏圈有誰會這麼大方披露自己如何失手?戴克成是第一個,大概也是最後一個。

花過冤枉錢 才學得快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想,原來骨董圈到處是騙子,若是骨董藏家,大概已經笑不出來,連專家都會被騙,何來保障可言?戴克成帶著調皮的表情說,「你知道什麼是學習的最好方法嗎?是犯錯,一旦你犯錯,花了冤枉錢,保證學得很快。」他說:「是人都會犯錯,它的積極意義,是讓人明白自己不是機器,無論大家再怎麼推崇你很厲害,你還是有可能犯錯,那會令人保持謙卑。」犯錯並不丟臉,只要能從中記取教訓,那就是「美好的錯誤(Wonderful Mistake)」,戴克成如此形容。接著他話鋒一轉,「後來只要一聽到有誰在賣贗品,我就會去買,這樣才能了解最新的手法,連偽造的人都在求進步,我們當然不能輸!」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