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東方青銅器有限公司藝廊負責人 戴克成(攝影者:孔繁毅)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個老法的中國骨董經精通古物研究、甲骨文

向法國人討教中國文化?有沒有搞錯?不過這老外的國學底子,可比你我深厚許多,他研究中國古物近50年,撰寫甲骨文和青銅器專書,更多次在歐美舉辦以中國骨董為名的博覽會。他是骨董界無人不曉的中國通,藏家們爭相諮詢的對象,戴克成。

他接著說,「我的老師是法國非常頂尖的中國青銅器學者,有一次我請他幫忙鑑定,看到物件他相當興奮,並立刻指出是哪個時期的設計。『那它是真的嗎?』我問,他聳聳肩說,『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摸過真的。』」面對老師的無奈,戴克成既震撼又感慨,「把玩一件骨董,盡可能感受它的材質和細節是很重要的。當學者又怎麼樣?學問一堆,卻從來沒碰過書裡的東西。」

這件事令他更加確定自己不會進入學術的高冷殿堂,後來他被巴黎拍賣會工會和法國最重要的拍賣場之一「杜歐宮」(Hôtel Drouot)延攬,擔任遠東專家,並分別在倫敦和巴黎開設名為「東方青銅器有限公司」(Oriental Bronzes Ltd.)的藝廊。

揪贗品 他是老經驗

除了甲骨文和青銅器,戴克成的專業還包括遼文、中國古籍、金銀器、佛像,並曾參與陝西省西安唐朝新成長公主墓挖掘工作,贗品想從他眼皮下矇騙過關,難上加難。

他分享某次逛拍賣行的經驗,「我和一位骨董商朋友同時看中一件青銅器,就請負責人介紹細節,對方說這是西元前十二世紀的物件,非常稀少,上面還有銘刻,我說那你可以幫我們翻譯嗎?他說不清楚銘刻寫什麼,但可以肯定是和器物同時鑄造,絕不是之後才加上去的。我說,好,那你可解釋為什麼它是蒙古文嗎?他說,是蒙古文的可能性很高,我再說,可是蒙古文是十三世紀才出現。沒想到他惱羞成怒,大罵我們是兩個老混蛋。我回他,對啊,這兩個老混蛋應該趕快退休。不過這個假的青銅器,最後還是賣出去了,而且是以真品的價格。」

問他有沒有識破假骨董的絕招可以傳授?他笑而不答,繼續講古,「有一天,一個朋友從巴黎打電話到倫敦給我,說在巴黎跳蚤市場找到一個藍白相間的盤子,聽完他的描述,我推測是明朝永樂年間的盤子,因為價錢算合理,我決定冒一次險,叫助理坐飛機去把它買回來。我的助理看到實品,開心的回報說,這真的是永樂年間的盤子,你賺到了!但我自認不是瓷器專家,拿到手隔天,我帶著盤子去找蘇富比的中國瓷器專家朱湯生(Julian Thompson,蘇富比前亞太區總裁),他仔細端詳一番之後,說它看起來像永樂(西元一四○三年至一四二四年),但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得好好研究一下。後來鑑定結果指出,它是十七世紀的仿造品。」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