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王錫坤也逐步將一身技藝傳承給第三代傳人王凱正(左),而年輕一代更開始運用網路行銷延續老招牌生命。(攝影者:李明宜)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製鼓達人 王錫坤百年太鼓難比的繃皮技術,迷倒法國行家的鼓聲

什麼是「光陰」的聲音?如果問响仁和鼓藝工坊第二代傳人王錫坤,他會立起一座有三十四年歷史的大鼓,請你實際「聽聽看」,隨著兩根鼓棒不停掄動,低沉共鳴自四面八方襲來,微調鼓棒角度又敲出刮大風、布匹撕裂般的高亢音色,大鼓的聲音表情絕不單調。

花四天繃一張皮的堅持

時光回到一九七三年,由於父親王桂枝心肌梗塞驟逝,當時剛從軍中退伍的王錫坤匆忙接下家業,一頭栽進傳統製鼓界,首道關卡「燙牛皮」便讓初入行的菜鳥挫敗連連。做鼓皮的牛皮要先浸泡滾水,溫度太高會把牛皮煮過頭,太低則影響後續去毛,「傳統產業不像嘴巴說得輕鬆,以前看爸爸跟老師傅處理黑色水牛皮,放進水中燙幾秒轉成米白色,很簡單嘛!我試了很多回才熟悉訣竅,水溫要控制在攝氏八十五度左右。」皮革燙完,須曝曬兩週,直到表面硬化透明才算完成,還得隨時留意天候溼度。接著換「繃皮」及「踩鼓調音」上場,可以看出王錫坤的真本領,他要預測「未來的聲音」。

鼓皮套入鼓桶需要「繃皮」,產生張力才能發聲,這工法牽涉耐用度並直接影響音色高低。「一個不注意就前功盡棄,繃到皮破掉或鼓桶歪斜都不行,用鼓皮鬆緊調校高亢和低沉,還要留心各種皮面特性,牛背皮延展度低,越靠近牛腹部卻剛好相反,這些細節會讓鼓面張力不平均,我曾經花掉四天專心繃一面二十寸的鼓。」俚語有云:「皮繃緊一點!」用來形容製鼓再適合不過。「除此之外,得在腦中預想鼓兩年後的音色,邊調校邊思考對方怎麼敲打,手工製作讓我有時間仔細摸索。」最終,繃完皮王錫坤站上鼓面,憑腳跟踩踏每處角落感受鬆緊,確定音色才落釘固定。

縱使响仁和已聲名遠播,王錫坤仍多方接觸生漆製作等不同工法領域,想應用在妝點鼓身上,他不僅翻閱大量古物畫冊,累積對古代裝飾圖騰的見解,還是美學家蔣勳的忠實讀者,這一切進修無非希望提升製鼓價值,讓它成為融合美感的工藝品。「藝術無形中刺激創作靈感,我想把鼓昇華至藝術品境界,讓响仁和的作品不會原地踏步。」王錫坤說這番話時不只是鼓樂器的匠師,他更像位挑戰工藝的藝術家。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