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公共浴池「天?川」面對日本百岳之一的卷機山,毫無遮蔽的視野彷彿在懸崖邊泡湯。(攝影者:李明宜)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絕景 古宅 新旅行里山十帖》他們辦雜誌,辦到下田種米,還開了日媒評鑑第一的風格旅店

聽過下雪的聲音嗎? 在里山十帖,我聽到了。 不像雨, 分量十足撞擊地面,嘩啦啦的。 下雪的時候,所有聲量都被吸走, 世界變成靜音的畫面。 無垠寧靜中, 雪像天上散落的紙片, 窸窸窣窣, 如微風穿過樹林,書本翻頁、 曖昧的輕聲耳語。 天地之間,好像只剩下自己, 孤寂, 卻自由。

做過無數溫泉、美食的評比特輯,自己來開旅館,會是什麼樣子?「做旅館也像編雜誌,里山十帖就像把十個特輯集結而成的立體雜誌,用體驗取代翻閱。」岩佐說。延續《自遊人》的主張,他認為,新一代的旅人期待的不再是豪華的配備、鞠躬盡瘁的服務、昂貴的餐食,「我們重新定義了『奢華』。」與其吃松露、魚子醬,他們用當地獨特的野菜來創作料理;與其房間大,不如一扇能眺望絕景的落地窗;沒有厲害的大螢幕環繞音響,卻能躺在露天浴池靜聽風吹鳥鳴的聲音。美好的旅宿,不再是一種餵養、討好式的おもてなし(意為:款待之道)。由衷去體驗、發現、感動,才是進階的奢華。來到里山十帖,沒有優雅的和服女將迎接,也沒有眾多服務人員穿梭,與其說旅館,更像是民宿,維持一種有禮而不打擾的程度,反而讓人自在。

一進大廳,十米的挑高氣勢磅礡,雖是日式宅邸,卻有歐風豪宅的大氣。頂上縱橫交錯的粗大櫸木,刻意的裸露,這些不上一根釘僅用榫接的樑柱,現已很少見,是當時為了承受豪雪來襲的設計,讓人感受百年古宅的軌跡。沒有制式的長櫃台,和紙映照出的昏黃燈光,一旁火爐劈啪燒柴聲,烘得人眼皮重身子暖和。

名椅與古宅的對話

拾級而上的交誼廳,一眼就瞧見了丹麥設計大師阿納‧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的「蛋椅」、漢斯‧韋格納(Hans J Wegner)的「三腳貝殼椅」和日本工藝大師柳宗理的「蝴蝶椅」。在里山十帖,像這樣的設計名椅,遍布在房間及各個角落任人坐,皆為真品!這也是岩佐的堅持。太多旅館飯店使用只取其型的山寨版,「坐起來根本不舒適,失去了設計的真髓。」坐上設計名椅,貼合脊骨的包覆感,舒服得令人驚喜,原來每個曲面彎度、深度、高度都是有意義的。在這裡吃著點心喝茶,還沒進房,放鬆的體驗,已經開始。

坐落在此山區最高處,一大好處就是杳、無、人、跡。四周都是森林,整個旅館也只有十二間房,在這裡你可以任性當個離群索居的人。每間設計不同,其中有一間由東京知名風格選物店「1LDK」規畫,因此桌邊的用具、裝飾小物,到睡衣、備品甚至迎賓甜點都和其他間不同。里山十帖保留了這些不定期和創作者、店家聯名合作的彈性,讓空間不只是住宿,更像是揮灑創意的實驗場域,也讓住客多了每次不同的驚喜。

有九間房備有個人露天湯屋,這裡的大澤山溫泉,屬於炭酸水素鹽泉,是連當地人都未必知道的美肌秘湯。顏色和氣味澄淨,溫度沒那麼高,但觸感卻相當滑潤,像擦了美容液,起身後卻十分清爽。如果要賞懾人絕景,那非到公共浴池不可。正對日本百岳的卷機山脈,眼前是壯闊的銀白世界,若晚上來泡湯,萬物寂靜,抬頭繁星滿布。當初在設計時,岩佐也本著使用者的角度,「許多露天浴池,你得站起身來才能看到風景,我特別測量浴池的方位與高度,讓人一坐下,不必費力,平視出去就是最佳山景。」

過去在溫泉旅館,我感受到的是大和民族無微不至的おもてなし,但有時卻喧賓奪主,削弱了地方的獨特。而這次在里山十帖,我透過建築看見百年古宅的恢宏,透過餐食嘗盡地方的豐盛物產,透過泡湯感受大澤山泉的肌理,透過活動體驗了豪雪地帶的樂趣。這間被日媒評鑑為第一絕景溫泉的旅館,沒有大財團撐腰,而是媒體人的熱血,化為一本名為南魚沼的特輯,等你來翻閱。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