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喬跟幾個同為合唱團成員的法國太太,每個月都會聚會,而每年最後一次,也就是接近聖誕節時, 總喜歡在她家,因為她會準備豐盛的餐點。

 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工作,是依當天心情,選一個屬於自己的杯子。喬有各式各樣的茶杯,自製的、朋友送的或蒐集來的,每杯都是一個故事。例如: 一個長得像香菇的杯子,她說當年英國南部爭執香菇量不足,她自製了大量的香菇杯秤斤賣,只為了開個玩笑。

我們用馬賽克瓷磚拼貼布置廚房,每人負責一根柱子。

喬可愛的房子。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打工換宿遊記:六十歲的英國女性人生哲學妹還是老的辣

「那個住在山坡上的英國女人啊!」幾乎整個小鎮的居民,都以像是童話故事開場般稱呼喬。喬是住在法國中部的英國女藝術家,我們打工換宿的女主人,有兩個已成家的小孩,六十六歲卻有一個小她二十來歲的義大利候鳥情人。 在十二月的寒冷冬天,我們和喬第一次見面,一不小心就融化在她爽朗的笑聲, 和深深的擁抱裡。
 喬的輕鬆美味人生 

和喬工作是無聊的大掃除,喬卻會連說帶唱、現場live 放送她身邊的老故事,像白雪老公主,一併嚇跑你身上的懶惰蟲和瞌睡蟲! 

工作結束,我們老愛和喬耗在廚房,她總能用一點點食材變出一桌好菜,且從不重複,她的做菜名言:「簡單最棒!」(Simple is the best)單純的做法,卻像是能喚起食物的靈魂,每一口都好似能聽到食物暖暖滑入胃的回音,好比她的檸檬奶油通心粉,炸開的檸檬香,巧妙的香料點睛,竟然燃起我們一股想要品嚐細緻食物的心情, 不是加工的食物,也不見得高檔,而是認真地和食物搏感情,很像俏主婦有了日本職人魂。 

在法國冬天很冷,我們來自亞熱帶的腳,因為凍瘡發紫,腫得像蓮藕,喬不僅用橘子皮熱滷蓮藕腳,並敷上辣椒佐冷凝橄欖油,還送上一堆羊毛襪,以及一雙麂皮靴。喬說她什麼都沒有,但有得是鞋!當喬推心置腹地想幫你,她才不管好不好意思,會把一肚子的好都給你。我們暗自決定,如果有一天,有一點點錢,要買下一家鞋店, 空運到法國給她。 

或許我們心裡都渴望有一個像喬一樣的人,能夠以同等的高度,同寬的視野,理解我們,而真心覺得我們很棒!更甚之,旅途上的我們,都在她身上投射了家與母親的影子。 離開後,只要遇到任何不順遂,總會想起喬做蛋糕的樣子,舔舔脣,俏皮地說:「小事一樁,像擠巧克力一樣簡單!」(Easy peasy chocolate squeezy)

(摘自王韵心、黃詩婷著,《無價島生活:免開錢的歐洲交換食宿日記》,麥田出版社,2016-03)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