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12499389_1129934353684619_687006629_o

12528445_1129934373684617_1497391294_o

12562586_1129934450351276_428428484_o

12545943_1129934433684611_973404448_o

12545911_1129934400351281_752492910_o

12510120_1129934510351270_341447049_o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老香港奇遇記 聽大澳女子說情

人都會有兩次機會,城市也是一樣。 不久前,因為旅行癮發作,去了一趟香港,但和許多人不一樣的事,我不是去血拼,而是單純想要去尋找老香港的味道。

結束海上觀光,下了船,走進狹小的巷弄裡,只有腳踏車及行人才能通行,兩旁賣的還是以漁產居多,但有一間老木房特別突出,也吸引了我的目光,上面寫著大澳文化工作室,裡面傳出來的卻是西洋老歌,一位50餘歲的中年婦女向我靠近,「如果你有時間的話,我想跟你說說大澳的故事...。」 

黃惠琼(發音同「瓊」),當地人稱琼姐,一九五八年琼姐的父親計畫搬到大澳居住生活,因為大澳是個鄉村,生活消費比香港市區低,在琼姐出生後的第二天,全家人就搬到大澳居住,也開始了琼姐與大澳的水鄉情緣。 

57歲的琼姐至今沒有離開過大澳,甚至在大澳成立文化工作室,致力保存大澳文化及歷史,那一天,我先是被一棟古色古香的老木屋吸引,裡面保存了大澳人早期使用的文物及擺設,「我沒有政府的資助,完全是靠自己的經費支撐,但明年這裡就要被拆除,蓋成現代的水泥房子...」琼姐說。 

只有四個台北大小的香港,因為地利關係,成為世界金融、貨運、航空的樞紐城市之一,全年更吸引超過四千萬名遊客造訪,也因為觀光為香港帶來龐大的收益,但除了都市風貌外,遊客也開始往郊區移動,尋找老香港的文化蹤跡,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琼姐說,因為觀光業,為大澳人帶來生計,現在巷弄裡的一樓店面,月租金到了九千塊港幣(約台幣3萬8千元左右),但她成租的這間老木房,只需要六千元港幣(約台幣2萬5千元左右),「屋主知道,我做的是好事,但要維護這間木房,一年就需要一百萬港幣(約台幣四百多萬元)的維修費用,屋主無力支付,只好跟香港政府申請三百萬港幣的補助,把木屋拆掉改建成現代樓房居住。」

琼姐雖然無奈卻也只能接受,離開前,她留了電話給我,「如果再來大澳,可以打這電話找我,我會講更多大澳的故事給你聽。」

聽完琼姐的故事,我慢慢往巴士站移動,兩旁的房子及棚屋,傳來斷斷續續的麻將聲,老人家拿張矮凳坐在路邊,逕自殺起魚來,老男士們則坐在路邊的長凳裡,看著各形各狀的來往遊客,而遊客則把他們當作風景畫在拍攝,大澳,我一定會再來,只求歲月別太無情地改變。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