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做自己最親密的戰友獨身美學生活家 許芳宜

「有時人生要夠孤獨,才會更精彩。」許芳宜說。晚秋午後,坐在舞蹈教室裡,不跳舞,我們聊獨身美學。

做自己最擅長的事

二○一○年,三十九歲的她結束長達十九年的感情與一手創立的舞團,「錢、感情、事業全歸零。」再度提起皮箱,重複二十三歲的路徑,回到美國。雖然還在國際演出,卻不知道世界是否仍記得她。

「在紐約跟導演李安見面時,我正處於極度焦慮的狀態,我知道我需要整理、得重新開始,卻不知從何著手。」李安讀出了她的焦慮,直接問道「妳最會什麼?」「跳舞。」「那就去跳舞。」接著,李安又說了一句,「妳知道四十而不惑嗎?」許芳宜說,「我當然知道自己要什麼,只是當下他的輕輕一點,讓我終於願意面對了。」

「在葛蘭姆舞團時,我並不滿足於只能做葛蘭姆舞團的經典作品,我想要有『活著』的編舞家在我身上做創作,想與世界最頂級的藝術家合作,不管是指揮、樂團、舞者、編舞者……我要把最好的帶回台灣,讓台灣看到最好的藝術。」許芳宜笑說,一開始根本不知從何開始,後來發現紐約市立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Wendy Whelan,竟也在同一舞蹈教室上課,便傳了邀請合作的簡訊,沒想到對方不僅一口答應,還自稱是許芳宜的粉絲。

此後,她陸續開啟與Akram Khan及Christopher Wheeldon等藝術家的合作,到義大利參與歌劇演出,代表英國跟中國合作,以新的模式創造出她的世界舞台。

這讓許芳宜深深體悟到,一個藝術家,得像一個雕刻家,把「自己」這件作品雕刻得很精緻、高標,就不怕沒有舞台,「把自己當成藝術品經營,真真實實做好每場演出。」

就在許芳宜忙於嘗試與不同的藝術家合作演出之際,一次她與亦師亦友的美國資深編舞家Eliot Feld聊起未來的計畫,Feld一臉嚴肅的告訴她:「如果妳要找一堆明星來照亮妳,為何不花力氣把自己變成太陽?當妳把自己當成太陽,所有的星星都會想要藉由妳的光芒來發亮。」「他們不認識妳,不認識妳的身體,妳是唯一懂得妳身體美麗的人。」「回台灣去吧,把自己關起來,好好與自己工作,妳會做出屬於自己的作品。」

「當下我慚愧得無地自容。當一個人最沒有安全感的時候,才會把所有的名牌、化妝品往身上堆。」許芳宜收下Feld的忠告,回到台灣每天關在教室裡練功,在自己身上創作,編舞給自己跳,也給其他人跳,參與跨界、跨國際藝術演出,教學,累積出更開闊的藝術養分。「我真心感激那年老天爺什麼都沒有留給我,除了我自己,否則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愛自己』。」許芳宜頓了頓說,「自己」才是人生最美好,而且最重要的禮物,「老天爺知道我想要飛,要跑遍世界,想看、想吸收,如果我想要讓身邊的人更美好,就必須從自己開始著手。」

「現在如果你問我想不想回到二十歲重來一次,我的答案是不要。」許芳宜大笑說。重來一次是不相信自己曾創造的美好?「我都告訴我的朋友,四十歲真的很好。因為身體還處於很不錯的狀況,獨立、自主性也最成熟,是一個人最有味道的時候。」這就是活著很美好的事情,許芳宜說,一個人可以存在、獨立、享受屬於自己期待或品味的生活。「我很期待,如果可以活到七十歲,希望那時候的我可以活得優雅。」

【延伸閱讀】許芳宜的生活儀式與私房地圖

1.最愛的台灣角落,為什麼?
我的生活幾乎只有教室跟住家,我喜歡把家裡整理得乾淨舒適,特別是出國演出前,讓回來時可以舒服的休息。

2.每日不可或缺的生活儀式?
我應該只對舞蹈這件事很勤勞(笑),每天一定把身體、作息保持的很精準。

3.最愛的國度或城市?
我的旅行都與工作有關,而且只去機場、飯店、劇場(笑)。演出前讓身體保持在最好狀態,結束後馬上整理當天的想法,再整備第二天的工作,這就是我旅行的全部。

【延伸閱讀】認識自己的身體

從舞蹈出發繞一圈,許芳宜說原點其實很簡單,就是要讓身體快樂。「我們多麼渴望別人擁抱,但我們可曾用心的給自己一個擁抱?或給自己打氣?」我們多半是在身體出現「痛」時,才會意識到身體的存在,其餘時間我們對身體的關注多停留在「是否變形」,但身體其實又分為內在與外在,內在包括「健康」、「情緒」、「欲望」與「表情」。

「身體也有喜怒哀樂,但我們都疏於傾聽。」她說,這些需要與情緒會透過肢體顯現,並刺激腦分泌,進而影響一個人觀看世界的角度。「如果身體與腦袋是陰雨,即便是藍天,但在你眼裡還是一片灰濛,看待事物也會抑鬱寡歡。」因此,許芳宜在察覺周遭朋友身體情緒低落時,會拉著朋友說,「走,去曬曬太陽。」

「如果你是那個會站起來出去曬太陽的人,就是一個會去追夢的人。」許芳宜說,因為身體被滿足後,就會影響意識、意志力與方向,「世界沒有改變,而是你主觀意識創造出來的,會不會看到未來也就看你的眼光中有沒有未來。」

小檔案_許芳宜

現職:舞蹈家
學歷: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
經歷:被譽為20世紀舞蹈巨擘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傳人,2005年被選為「25位最受注目的舞蹈工作者」,登上美國《舞蹈雜誌》(Dance Magazine)封面。2007年成為最年輕的國家文藝獎得主。目前致力於跨國藝術家合作與教學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