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瑞典斯德哥爾摩的森林墓園(WoodlandCemetery),是第一個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墓園,也是許多現代墓園的設計參考對象。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沉睡的森林

許多人希望死後的世界是安詳、寧靜,充滿陽光、草地與森林;因為世界上已經太多繁雜與喧鬧,如果死亡有如沉睡一般,我們寧願安息在一片森林之中。

許多人希望死後的世界是安詳、寧靜,充滿陽光、草地與森林;因為世界上已經太多繁雜與喧鬧,如果死亡有如沉睡一般,我們寧願安息在一片森林之中。

瑞典斯德哥爾摩的森林墓園(Woodland Cemetery),是第一個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墓園,也是許多現代墓園的設計參考對象。不論是槙文彥所設計的「風之丘」齋場,亦或是伊東豊雄設計的「暝想之森」,多少都受到這座森林墓園的影響。這座充滿莊嚴、美麗,卻又富有詩意哲理的墓園,是由北歐著名現代主義建築師阿斯普朗德(Gunnar Asplund)以及萊韋倫茲(Sigurd Lewerentz)所設計,而建築師阿斯普朗德在死後也葬在這座墓園最美麗的水池邊,讓自己與其作品合而為一,算是對建築師的一種尊榮禮遇。

整座墓園的庭園設計,極富寧靜哲思。進入森林般的墓園,首先望見一條通往小山丘的的步道,一旁是樹林矮牆,形成一種透視的效果,而視覺焦點則是山丘上的巨大黑色十字架,在藍天白雲中,形成強烈的視覺效果。不論是白雪覆蓋、枯枝蕭瑟的冬日,或是綠草如蔭、枝葉茂密的夏日,強烈巨大的十字架,都逼使人們不得不去面對生死的人生課題。

墓園的規畫分為禮拜堂、火葬場、草原、紀念山丘、湖泊,以及森林墓園。三座教堂排列在主要軸線一側,分別是信仰、希望與十字架,而火葬場則隱藏在樹林之中,讓人不至於有恐懼害怕的感受。從入口處朝著巨大的十字架走去,似乎走完了人生之路,在葬禮的結束之後,越過草皮,爬上紀念山丘,在微風吹拂之下,俯視著整個墓園,好似回顧著自己的人生一般。

森林墓園呼應了北歐的設計哲學「簡約」,以及對大自然最少的干預,不像我們的葬儀空間那樣永遠充滿混亂的裝飾與惱人的噪音;建築、森林、草原在這裡幾乎是融合為一體,因為唯有大自然的簡單空間才能撫慰人心,才能讓人重新找回內心的平靜。

我喜歡那些森林下的墓園,安安靜靜的,享受著陽光透過樹梢洩下的光輝,有一種作夢的虛幻感覺,彷彿所有的世間煩擾、所有的財富功名,以及所有的汲汲營營,在這裡都歸於平靜,人生正如摩西所說的:「好像一聲嘆息!」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