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彩寶之王 130年進化錄百年骨董銀飾到伊麗莎白.泰勒的婚戒

東京國立博物館正在展出130年來寶格麗所創造的珠寶。 珠寶的設計走過怎樣的一條美學之路? 它和我們的生活又有何關係?走一趟內行人的門道之旅吧。

「我們提議透過相關物件來強調珠寶主題,把故事說得更動聽,例如透過好萊塢影星 Linda Christian 和伊麗莎白.泰勒的婚紗、甚至電影《埃及艷后》劇中戲服、十九世紀希臘,讓觀眾更理解 Dolce Vita 時代的風格。」Boscaini 說。曾經在巴黎大皇宮、中國故宮、舊金山美術館等地展出過的 Bulgari 骨董珍藏品,除了從藏家及拍賣會上購回的珠寶鐘表作品約有七百件之外,還有超過六萬份的文字資料及照片、設計草稿,也在展出之流,包括伊麗莎白.泰勒親筆書寫送給在慈善拍賣會上得標她祖母綠戒指的買家的感謝函。

時代美學孕育品牌風格

當然服裝和珠寶的搭配,有助於我們理解每個時代對於「美」的定義,了解某些珠寶的配戴場合及配戴方式。不過珠寶本身的設計變化更是有趣 ,在某些時代,例如講究黑白對比、幾何對稱的裝飾藝術(Art Deco)盛行的二○、三○年代,明顯的,現今我們所熟識的 Bulgari 風格(大面積的金屬、凸面切割的彩色寶石、大膽的配色)並不顯著及尚未發展成熟,那些隨著流蘇洋裝擺動的珠寶,辨識度還不是那麼高。到了五○年代流行的 Tremblant 鑽石花束胸針,在 Bulgari 的手上,並不嬌羞秀氣,而是大片奔放的盛開,直到五○年代末期,大膽而迷人的彩色寶石色彩組合開始出現,終於,風格在此成熟,跟著時代的風格演進至此,也是那個時代的產物。

到了伊麗莎白.泰勒代表的六○、七○年代,可說是這種迷人的義大利風格全盛時期。伊麗莎白.泰勒一九六二年在羅馬拍攝《埃及艷后》期間認識了李察.波頓,兩個人之間糾葛的羅曼史,幾乎每個時刻都是以珠寶做為見證:李察.波頓送給她的第一個禮物、兩度結婚的時候配戴的胸針、項鍊、鑽戒,甚至著名的六十八克拉泰勒波頓鑽石(Taylor-Burton Diamond)。其中許多件作品都是出自Bulgari 之手,而這些在人間情場遊歷了一番的華麗紀念,乘載著滿滿的情感,於二○一一年的慈善拍賣中,又再度回到創造者的手上,很是難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