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黑皮卡波,質地輕巧卻充滿活力的迷人紅酒。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古種遺風

這會是即將改變歷史的葡萄品種?還是一路奔向絕種消失的命運?黑皮卡波(Picapoll Negre)是極為稀有的黑葡萄品種,甚至到了幾近消失的地步,在全西班牙僅存數公頃,全都位在東北部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內。除了樹種少見,釀成的紅酒更是難得,大多以極微小的比例和其他品種混調,單一釀造的黑皮卡波紅酒更是未曾聽聞,但今年,卻是非常意外的喝到兩款同是二○一二年份的黑皮卡波,都是僅有數百瓶的逸品級珍釀,也是至今全西班牙唯有的兩款。

這會是即將改變歷史的葡萄品種?還是一路奔向絕種消失的命運?黑皮卡波(Picapoll Negre)是極為稀有的黑葡萄品種,甚至到了幾近消失的地步,在全西班牙僅存數公頃,全都位在東北部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內。除了樹種少見,釀成的紅酒更是難得,大多以極微小的比例和其他品種混調,單一釀造的黑皮卡波紅酒更是未曾聽聞,但今年,卻是非常意外的喝到兩款同是二○一二年份的黑皮卡波,都是僅有數百瓶的逸品級珍釀,也是至今全西班牙唯有的兩款。

第一家是北部Pla de Bages產區的Oller del Mas酒莊的Especial紅酒,另一家則是Monsant產區的Orto Vins酒莊的單一園Les Tallades de Cal Nicolau紅酒。酒風雖有些不同,共同點在於分別釀成了地中海岸極為少見、僅有最優雅的布根地黑皮諾紅酒才能達到,讓人想捧在手中小心呵護的精巧酒風。都有極漂亮的酸味,酒香乾淨純美,酒體輕盈靈巧,質地絲般滑細。雖然已被輕忽數十載,但在氣候越來越炎熱,酒迷卻追求均衡少酒精的年代,黑皮卡波難道不正是乾熱的地中海岸最具未來的品種嗎?

Les Tallades de Cal Nicolau是種植於一八八○年的古園,在葡萄根瘤蚜蟲病摧毀歐洲大部分的葡萄園之前就已存在,但僅餘○‧一七公頃,百餘年的老樹無嫁接,原根生長,自二○○九年開始單獨釀造,每年只產約五百瓶,是知名釀酒師Joan Asens家族祖傳的葡萄園。周邊葡萄園在蚜蟲病害後都早已改種現在較常見的傳統品種如格納西與加麗濃等。將來若要復育黑皮卡波,種植到更多新的葡萄園,這一小片園將是最珍貴的基因寶庫。

二○一二年份的Oller del Mas Especial則僅生產三百七十三瓶,採用有機種植,在法國橡木桶、水泥蛋槽與陶甕等多種容器中發酵與培養,最後成就此極為輕盈柔美的美妙滋味,在西班牙,從來不曾遇過如此讓我覺得滿口生津的美味紅酒。更讓我意外的是,在台灣竟然就能輕易購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