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解秘輪島塗從傳統神轎到時尚LV漆盒

早在日本室町時代(一三三六年至一五七三年),輪島就已開始製作漆器了,至今約六百年歷史。我以為的輪島塗,是許多歷史悠久的重箱、屏風與禮器……,當桐本木工所負責人桐本泰一拿出與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合作的一只精緻漆盒,顛覆了我對於輪島塗的想像。

顧客看不見的地方還有地粉。地粉是指由輪島矽藻土燒成的粉末,「這是輪島最大的奇蹟!奇蹟的配方!」桐本泰一一臉誇張的說。一千二百四十萬年前,北方涼流流經日本海,造成矽藻大量繁殖,而能登半島自海平面隆起後,矽藻成了矽藻土,成為當地特有土,含有玻璃的元素。

在江戶時期(一六○三年至一八六七年),職人開始把地粉摻進生漆裡,塗在木胚上。矽藻土具有絕佳的隔熱性,形成一層堅固的塗膜,讓輪島塗不易因受熱而扭曲變形,且非常強硬。

在一個人口僅三萬的小鎮,究竟如何誕生世界第一的漆器產業?

一切仰賴的是職人分工,由職人們聯手製作一個輪島塗,完整量產體制,帶動輪島成為一個漆器產業產地持續至今。光是一個木胚,就細分成指物(方形)、椀木(圓形)、曲物(彎曲)木胚師,各司其職,可見輪島塗分工的細緻。

一位職人從高中畢業後,至少要在工房修業四年以上,才能獨立作業,但要到十年以上,才會被視為夠水準的輪島塗職人。塩安漆器工房的塗師坂本雅彥今年五十七歲,他的老家在京都,他卻一心想學輪島塗,一待就是三十七年。「現在年輕人不會喜歡這種工作啦,一整天都要坐在這裡做重複的事。」他擺了擺手,手指上的貓頭鷹輪島塗戒指亮晃晃的。工作之餘,他喜歡自造小缽、啤酒杯或胸針、菸管等漆器生活用具,每天日復一日的平凡日子,就和最愛的輪島塗一起度過。

他們所想的,是要為漆器注入靈魂。造訪五家輪島塗工房,我聽到最多的話是:「漆器是活的,不是死的。」剛開始我只覺得誇張,但慶塚大告訴我,生漆賦予漆器一種特質,一件漆得鮮紅的漆器,隨著時間,透明感會逐漸浮現,越見光澤,彷彿漆器隨著時間成長。

「漆器保留了最原始與溫潤的溫度,」彥十蒔繪海外經理高禎蓮說,由於漆器能保溫,不導熱,握在手上能即刻感覺到一股舒服,不像手握金屬餐具時,會立即感受到冷熱。就像年輕時嫁到慶塚漆器工房、台灣嘉南大圳設計者八田與一的後代慶塚靖子所說:「它(輪島塗)溫柔的對我,我也溫柔的對待它。我用我的嘴,與輪島塗作品心靈交流。」漆器在日本人的心中,一向擁有重要一席之地。由於漆器製作耗費時間與人力,舊時僅皇室貴族使用。今日日本人仍將漆器視為高貴的傳統,購買漆器做為蒐藏或傳家寶,重要的日子才拿出來小心翼翼的使用。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