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因文創重生的沙漠小鎮

深入德州西部沙漠,發現昔日鐵路城鎮如何搖身一變,成為藝術和牛仔文化匯流的中心。 奇瓦瓦沙漠是綴著雜草和灌木叢的大片淺金,平坦得讓遠方地平線看來如同直尺。這裡是德州西部畜牧業的心臟地帶,牧場面積大到要用平方英里取代英畝來計算。馬爾法位在區域中央,是只有一組紅綠燈和幾個交叉路口的迷你城鎮。

馬爾法在七○年代轉型成為藝術重鎮,當時以脾氣暴躁聞名的藝術家唐納‧賈德(Donald Judd)從紐約市搬來,開始將馬爾法的壯麗風景轉化成現代藝術。

賈德是極簡主義(Minimalist)藝術家(他本人痛恨這個詞),他在馬爾法買下大片土地,並開始創作,有十五件無題作品是一批形狀方正的混凝土巨盒,整齊的排列在小鎮邊緣一座面積一百四十五公頃(360-acre)的舊騎兵營外圍。而此處現在是奇納提基金會(Chinati Foundation)所在地,而賈德驚人的裝置藝術作品只是基金會藏品的一部分,另外還有紐約藝術家丹‧弗萊文(Dan Flavin)的螢光燈作品,以及冰島藝術家英格夫‧阿爾納森(Ingólfur Arnarson)的石墨畫作,作品陳列在外觀邋遢的舊軍用建築的白牆上,形成強烈對比。拜這些作品所賜,馬爾法成為全國藝術愛好者的朝聖地。

從主要街道拐個彎,進入失馬酒吧(Lost Horse Saloon)就是完全不同的世界了,這裡是傳統牛仔會去的便宜小酒吧。天花板低垂,牆面上裝飾著長角牛的頭骨,吧台末端下方擺著一個痰盂,掛在上面的牌子寫著:「請勿隨地吐痰。」在一間有這麼多牧場工人來來去去的酒吧裡,這真的是必需品,酒吧老闆泰.米契爾(Ty Mitchell)如此表示。泰身上的牛仔工作裝看來歷經滄桑,加上酷帥的獨眼罩,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儘管打扮舊派,泰很贊同馬爾法的新定位。

「很瘋狂,老天。這個鎮三十年前幾乎完蛋,」他說。「經濟崩盤,是藝術讓大家起死回生。我們現在可是脫胎換骨了。」他頓了頓,手指靈活老練的捲好一根香菸。「如果你需要文藝的滋潤,馬爾法什麼都有,我就過得很快活,」泰說。「不管什麼時候,想要什麼樣的德州體驗,我只要出門就找得到,然後我還可以回到這間酒吧,認識世界各地來的人。這種生活模式真是再完美不過。」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