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在生命中做出激烈的改變

今年八月,我結束歐洲近一個月的背包旅行,只是這一次,我是和我法律上的情人(也稱老公)一起出發。這趟旅行有別於傳統的渡蜜月,雖然現在很多人渡蜜月,也會選擇自由行的方式,只是我們更「自由」,跳過傳統的宴客、習俗,出發前三天,直接到戶政事務所登記,成為法定上的夫妻後,就可以拿著戶籍謄本,跟公司請婚假,一切的儀式與新婚生活,直接從歐洲開始。
今年八月,我結束歐洲近一個月的背包旅行,只是這一次,我是和我法律上的情人(也稱老公)一起出發。這趟旅行有別於傳統的渡蜜月,雖然現在很多人渡蜜月,也會選擇自由行的方式,只是我們更「自由」,跳過傳統的宴客、習俗,出發前三天,直接到戶政事務所登記,成為法定上的夫妻後,就可以拿著戶籍謄本,跟公司請婚假,一切的儀式與新婚生活,直接從歐洲開始。

或許是因為媒體工作的關係,整天處在高壓的工作環境,為了脫離這樣的生活模式,從兩年前開始,我一年至少會安排兩次出國旅遊,其中一次一定會去歐洲,並且至少會有個一至兩個月,就像現在,我雖然剛結束今年的歐洲行,但已經迫不及待安排明年的行程,要挑戰三個月的long stay。 

「在生命中做出激烈的改變」,是我在經歷無數次背包旅行後,所體悟到的道理。曾經在德國柏林的一段旅行中,我認識了同樣也是背包客的卡蜜拉,只是她跟我不同的是,她已經是六十幾歲的阿嬤了,「旅行,會讓人再次感受自己的心跳。」這是我們離別時,她跟我分享的旅行經驗,而這兩年來,透過一次一次的旅行,每每回到台灣以後,工作了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彈性疲乏,這時候我就會想起卡蜜拉的這番話,所以現在,我只要一結束歐洲之行,回到台灣,就會馬上計畫明年的旅行,一方面是早鳥票比較便宜,另一方面是,一旦明年機票買好了,原本疲乏的工作動力,就會馬上被療癒,透過好的工作表現,也是我說服主管,讓我每年任性出國放長假的最佳籌碼。 

今年的歐洲行,我自己把它定調為「歐洲私奔之旅」,就像我前面所說的,我們愛情長跑了七年後,決定結婚,但不走傳統婚宴,甚至連結婚照也不拍,與愛人到歐洲私奔,光是這個浪漫的想法,就足夠令我怦然心動了。我們在佛羅倫斯的老橋上,買下婚戒,走上米開朗基羅廣場,由高處俯瞰,讓佛羅倫斯成為我們婚禮的見證者。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