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和老天爺賭博的行業 烏來的美麗與哀愁...

今年八月,蘇迪樂颱風重創了新北市烏來地區。這一個大台北地區唯一的原住民部落,因為這一場風災,不僅帶來深重災難,溫泉的過度開發,也讓當地的泰雅族人及整個台灣人,不得不去面對,這一場土地浩劫。

再把話題拉回到烏來,當地推展溫泉觀光,其實早從日治時期,日本人進來以後就開始發展,民國83年,有業者結合櫻花,加上當時的台北縣長蘇貞昌,發展一鄉鎮一特色,將烏來溫泉一路推向高峰,但背後主導的人,從來都不是當地的泰雅族人,儘管烏來是原住民區域,土地幾乎是泰雅族的傳統領域,但因為靠近台北市,原漢關係密切,「溫泉老街那裡雖然都是我們泰雅族的傳統領域,但那裡經營的人幾乎都是漢人,連我們要去那裡取水,都會被漢人趕。」烏來第一家由泰雅族人經營的合法民宿老闆娘Ammuy無奈地說道。

針對烏來的問題,我曾拜訪長期關心原住民議題的律師詹順貴,他用幾句話,解讀了烏來的開發亂象:「漢人與原住民,對待山林態度最大的不同是,漢人取得土地後,往往是以最大利益的開發為優先,反觀原住民因為了解山林,知道哪些土地可以開發,哪些土地不可以。」

和老天爺賭博的行業 烏來的美麗與哀愁...

而這次的伊殿園開發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但不只伊殿園,蘇迪樂颱風過後,烏來觀光勝地溫泉老街受災慘重,有些長期和原住民租地的人,就考慮決定不再租下去了,烏來部落居民張德勝諷刺地說:「土地現在變成這樣,他們怎不想想,他們在烏來已經賺了多少錢了?」

風災是天災也是人禍,更是另一個重建的開始。當大家都一起生活在台灣,這個多元文化社會時,透過烏來的經驗,證明了無止盡的開發,追求金錢利益的時候,無形中也一點一滴地消耗了山林資源,反觀原住民對待山林的生活智慧,同樣一塊農地,Alow選擇讓農作物與雜草共生,長出來的作物,比噴灑肥料的慣性農法,來得還要好。Alow說:「透過風災,把在行水區上,長期違法開發的溫泉沖掉,政府更應該趁這個機會,好好處理這個問題,遏止開發亂象。」可惜,我們得到的新北市政府回應是,依照程序,民國98年6月25日以後的違建,只要被查報,就會優先拆除,之前的違建,則是暫緩處理。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