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比巴黎還浪漫的旅店

相較於羅馬的守舊和柏林的快速革新,巴黎保持著一種不溫不火的態度,驕傲守護它固有的美麗,也勇於做出改變,就如巴黎女人倔強卻又適時在細節處千變萬化,讓新東西不喧賓奪主,而舊東西也禁得起考驗,甚至將新舊融合成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永不乏味。

相較於羅馬的守舊和柏林的快速革新,巴黎保持著一種不溫不火的態度,驕傲守護它固有的美麗,也勇於做出改變,就如巴黎女人倔強卻又適時在細節處千變萬化,讓新東西不喧賓奪主,而舊東西也禁得起考驗,甚至將新舊融合成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永不乏味。

二○一四年開幕的巴黎半島酒店總讓我心生淡淡的熟悉,和同是歷史建築的香港半島有些相似又各具特色,像表姊妹般的關係,一是歐洲華麗的皇族,一是遠東神秘貴婦。半島酒店讓人欽佩的地方,就是它不只圖快複製總店模式,每家分店獨具特色,但又有連結。

巴黎半島建築前身,原本就是名為Hotel Majestic的旅館,曾經是當地富豪騷客、政府要員停留的地點,已具備改建優勢,雖然如此,集團仍然耗了四年的時間、動用多名最優秀的工匠細細修整那百年建築(當然從籌備、等待獲得建築到完建耗費更久)。另外,酒店也加入部分新的當代元素,這在重視歷史建築的歐洲十分不易。

酒店就位在位置絕佳的Avenue Kleber 19號,入口處可以看見兩尊熟悉的東方石獅,遮蔽其上的就是現代感十足玻璃鋼架,這讓那宮殿式的豪宅顯得令人耳目一新。

我的房間是Deluxe Suite,有著偌大的陽台可以近距離欣賞凱旋門以及大道上的時髦人群。浴室大如獨立的Spa專區,為配合圓形的泡浴區還特別打造出有弧度的玻璃門。雖保持老派的法式優雅,半島酒店卻並非一味守舊,而是走在時代前端,充分運用無人服務,一個電子控制板,就可以讓住客得到各方面的滿足。

旅館夠不夠好的指標經常不是在於顯而易見的大處,而在許多細微末節綜合起來的表現。五星級旅店在浴室用品裡可以提供的物品大同小異,若多一件符合需求的東西便顯得與眾不同,而巴黎半島裡的就是一塊眼鏡擦拭布,讓有近視眼鏡的我即使不用也備感貼心。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