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夏山村 Chassagne-Montrachet內有三片專產白酒的特級園,全都位在村北與Puligny村的交界處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初心與絕技

在地下酒窖裡品嘗完一系列的二○一三年白酒,道完謝正要離開時,莊主文森東瑟(Vincent Dancer)卻有感而發的這樣說。他接著舉自己為例:「一九九六年釀造第一個年份時,我什麼都不懂,也沒任何經驗,半知半解的就完成採收和釀造,最後裝瓶的酒其實也不差。」他的意思是,現在布根地有許多葡萄農變成酒迷崇拜的偶像明星,實在是很扭曲的價值觀。「我們都只是平凡的農夫!一點也不偉大!」他丟下這句話就趕著跑進倉庫準備出貨。

「當一個釀酒師其實一點都不難!」

在地下酒窖裡品嘗完一系列的二○一三年白酒,道完謝正要離開時,莊主文森東瑟(Vincent Dancer)卻有感而發的這樣說。他接著舉自己為例:「一九九六年釀造第一個年份時,我什麼都不懂,也沒任何經驗,半知半解的就完成採收和釀造,最後裝瓶的酒其實也不差。」他的意思是,現在布根地有許多葡萄農變成酒迷崇拜的偶像明星,實在是很扭曲的價值觀。「我們都只是平凡的農夫!一點也不偉大!」他丟下這句話就趕著跑進倉庫準備出貨。

不過,自從五年前第一次喝過他釀的白酒後,至今都還是我在夏山村(Chassagne-Montrachet)最崇拜的名莊。文森東瑟的白酒自然內斂,沒有張揚,沉靜中自顯優雅,正是我最偏好的布根地風味。也許正因為莊主從小在德法邊境的Alsace長大,一九九六年才回到父親幼時的故鄉,接收原本租給親戚的葡萄園,未曾受過釀酒訓練,沒有能力運用太過複雜專業的釀造技藝,反而得以成就出這樣的美貌。一段平凡文字,跳脫慣常語法與斷句後,常能自顯詩意,文森東瑟的酒可以這麼獨特迷人,應也是因為少了慣常的技術和匠氣吧!

類似的例子,還有Maxime Cheurlin,五年前離開香檳,來到Vosne-Romanée村,繼承以曾祖父Georges Noëllat為名的酒莊。當年才剛滿二十歲,祖母就直接把釀酒的重擔丟給他。Maxime Cheurlin回憶當時祖母只丟下一句:「隨便你釀吧!反正釀不好,最後還是可以整桶賣給酒商。」一樣是一切從頭開始,但是才第一個年份,他所釀的酒就在眾星雲集的Vosne-Romanée村內大放異彩,也是相當自然均衡的風格,但亦頗精緻多變,而且潛藏著力道,馬上就吸引許多酒評家的注意,轉眼間已成為一瓶難求的明星。今年春初訪試時問有何絕技,大概太多人問了,他苦笑著說:「與別人實無特異之處。」或許,跟文森東瑟一樣,無釀酒積習,一本初心,正是他們最無敵的絕技。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