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平方英寸的寂靜十八年追蹤,發現消失中的台灣聲景


二○一二年十二月,漢普頓護送范欽慧的石頭到霍河雨林。兩個月後,他寄了一封信,連同石頭,和一個隨身碟還給范欽慧。隨身碟裡,盡是石頭這些日子來聽到的聲音。「妳的石頭太美了,我把它寄還給妳。寂靜會回家。」他寫道。

范欽慧決定帶著石頭尋找寂靜。為了解聲音和環境的關係,范欽慧赴義大利參加海底生物聲學研討會。原來在海底,一九七○年後各國布下監聽的天羅密網。冷戰結束後,這些監聽器運用於海底聲學研究。她好奇台灣海底有麥克風嗎?

聲景裡的生態危機

回國後,她追尋台灣海洋聲景,發現台灣真的架有數座水下麥克風。台大生演所博士後研究員林子皓就透過水下麥克風,聽見石首魚大合唱。早期漁民光把耳朵貼在船艙,就能聽見石首魚叫聲,藉此判讀牠們的洄游路線,如今得透過麥克風,才能聽見牠們急促高頻的聲響。林子皓的研究是離岸風電場對中華白海豚的影響。他解釋,離岸風機或深海低頻貨輪聲,都可能造成噪音。國外研究就曾指出,北半球的露脊鯨由於受到船隻噪音的影響,音量比南半球的露脊鯨音量來得高;甚至由於打樁的噪音,造成鯨豚聽力暫時性下降。

陸地亦然。在長年採集聲音的太平山,范欽慧開始推動台灣版一平方英寸的寂靜。奧陶紀苔原有著厚重苔蘚,像吸音泡棉,量測分貝僅二十四分貝,相當於無響室。一踏進去,寂靜到耳朵即刻耳鳴。她主導架設一台聲景錄音機量測此處的生態聲音。她的夢想是,走進這座森林,完全噤語,徹底享受大自然的聲音與空靈。

范欽慧曾比對同一地相隔十七年的音檔,發現聲景變化。一九九七年,她在台北鳥會創會理事長郭達仁介紹下,曾走訪賞鳥人口中的「大同電子賞鳥路線」。這條路線在台北市承德路七段四○一巷,走到關渡宮,五公里路程充滿鳥音。二○一三年,她重回舊地錄音。在她的錄音檔裡依舊可以聽到些許鳥聲,但更多的是低頻車流聲,轟隆隆響個不停。洲美快速道路硬生生橫跨賞鳥路線。「以前這條賞鳥路線可看見三十種以上的鳥類。現在台北市已找不到這種點了。」台北鳥會總幹事何一先說。一個聲景,凸顯環境變遷,就在我們漠然之中。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