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平方英寸的寂靜十八年追蹤,發現消失中的台灣聲景


范欽慧四處收錄大自然聲音,用聲音說故事。當時教育廣播電台所在的七星山發射站,成為她經常借宿的地點。夢幻湖是聲音的聖殿和秘密基地,范欽慧迫切想把晚上和白天的野地聲音全錄下來,白天聽暮蟬聲,晚上聽面天樹蛙鳴叫,處在聲音大發現期的驚喜,她覺得似乎找到人生的正軌。

她不斷被聲音吸引,往山裡跑去。甚至連生大女兒時,孩子剛滿月,被關在家裡的她就忍不住回歸山林。「這是五月欸,是台灣藍鵲育雛的時節,我應該要帶我女兒見見台灣藍鵲。」她說。這位瘋狂的媽媽,把孩子包了帶去陽明山。她對著懷中一臉紅通通的女兒說:「這是台灣藍鵲噢,以後媽媽還要帶妳來,聽聽牠的聲音。」十多年後,她履行她的承諾,帶孩子南征北討台灣十二座森林錄音。多年的錄音累積,范欽慧逐漸發現聲景的細微變化。台東知本大赤鼯鼠的聲音背後,投幣式卡拉OK不甘示弱加入合唱;金翼白眉的高亢嗓音背後,卻是戰鬥機的聲音……。聲景,正在變遷。

想要守護聲音的想法,開始在她的腦中發酵。二○一二年,她讀到美國野地錄音師戈登•漢普頓(Gordon Hempton)的《一平方英寸的寂靜》。這位錄音師聽力曾嚴重受損,後來恢復聽覺。他決定站出來,守護地球上少數僅有的自然寂靜。他在美國奧林匹克國家森林公園的霍河雨林,放下一顆印地安酋長予他的紅色煙斗石,誓言捍衛這一平方英寸之地,以此為中心,保留三千一百平方公里的自然之聲。

漢普頓經常拜訪他的一平方英寸之地,當察覺噪音汙染時,他就會查明噪音源,要求對方避開此地。最後,他竟然以一顆石頭,改變三家航空公司的飛行路線。漢普頓主張:「所謂寂靜,不是沒有聲音,而是萬物都存在的寂靜。更重要的是,保護這些荒野之聲,讓世世代代得以聽見。」范欽慧深受震撼,「錄音師不僅是聲音捕手,他更能改變世界。因為他可以聽見,大部分人感受不到的幽微和美感。」她說。范欽慧寫信給漢普頓,謝謝他為寂靜所做的一切。想不到,她很快收到回信,漢普頓請她寄一顆台灣的石頭,「我要放到一平方英寸的寂靜裡。」范欽慧對著電腦興奮大叫,立刻找了書桌上來自花蓮河床的石頭寄回。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