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執著12年!打造《聶隱娘》服裝美學

電影美術茲事體大,舉凡場景設計與陳設、道具、人物服裝等,皆為管轄範疇。「其實是很浩繁而細微的工作,又要做到隱而不顯,華麗而節制。」黃文英說。

對侯孝賢而言,即便武俠片是華人獨特電影類型,仍要寫實。然誰也沒去過唐代,如何還原生活細節?晚唐花間詞派作家溫庭筠,詞風細密婉麗,擅描寫女性生活空間,如訴閨怨的《更漏子》,「香霧薄,透重幕,惆悵謝家池閣。紅燭背,繡簾垂,夢長君不知。」細描屋內景致,借景抒情,為黃文英帶來許多想像,決意以重重帷幕打造不同景深。

在服飾美學上,黃文英更是極盡考究,單是採購布料和配件便歷時數年,除前往韓國首爾「廣藏市場」、印度齋浦爾「宙哈里市集」物色,又在日本松竹電影公司的介紹下,至京都西陣織會館旁的「伴戶」商社,大批購入仿製唐草紋樣的織錦,品項繁多,綺麗紛呈。二○○九年,她甚至遠赴烏茲別克,就為一窺當地仍保有的漢唐刺繡方式;也因造訪希瓦古城,她才有機會體驗類似唐人坐榻起居的傳統。

片中人物服裝皆為黃文英親自設計,再交由劇裝廠手工縫製,別致秀麗的造型,成為影片一大亮點。

服裝製作始於二○一○年,聶隱娘、田季安等主要角色服飾皆在台灣完成,「因為我自己看得到,每個晚上就可以去監督。」刺繡部分,她參酌大批唐代圖紋,親手繪製,而後放大成一比一的彩色繡樣圖,並親自挑選繡線色彩和布料,送交製作《海上花》戲服時配合的北京劇裝廠,「再請眼力很好的小姑娘繡在裙襬上,這一定要手工。」

鏡頭外,紗裙繡工一樣精細

設計之前,她通常會為角色定調,在劇本中,聶隱娘一身黑,「黑本來就有某種神秘感,如果去查說文解字,『黑』是被火燻過的顏色,某方面來說,也是事物產生變化以後的顏色。」她由此進行延伸與聯想,為角色注入豐盈的肌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