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20年築一個宜蘭夢下一個世代的居住藍圖?直擊3個公共建設的現場

接著,展覽館要吊起來,文化市集則趴在地面。黃聲遠說,這是「認真把空間的中段空出來,不管誰執政,都不擋到四周互望的視線。」他解釋,田中央建築很注意「空白自主」這一點,最底層常常是留白的、可以穿越的。這會讓宜蘭人覺得,從這些建築中望出去仍是家鄉原來的風景,新建築並未強力侵犯傳統空間。包括因為要興建工場而取消的一段成功街,田中央也很細心的不將主體建築蓋在上頭,刻意隱形留下一道原來的成功街。羅東文化工場中的伏筆,還有預留將來讓每一個人平等上到最高層的屋頂、鳥瞰大宜蘭變遷的可能。

東京「間美術館」的遠藤信行看出追求獨立思考的黃聲遠,可以完全不理會什麼現代、後現代等等主義與樣式。他正是以羅東文化工場為例,認為它本身很有高科技感、技術感,創造力非常高。但是,這棟建築又能過到周邊社區,產生關係,「這才是建築應有的本質。」日本建築評論家小野田泰明也認為,田中央從很大到很小的案子,都能結合得很好,有一套能平衡「全體」與「部分」的方法論。「大型土木工程能做到這樣,這在建築中是很難的。」

在羅東文化工場這一區即可體會,超大尺度的大棚架與展覽館,如何與周邊友善又有意義的跑道與步道,大小結合。參與工場建設的田中央建築師郭黃謝堯說,在設計初期,田中央就已經將工場東方、成功國小周邊的道路規畫一起想進來。他們覺得,這一帶有些穿越社區的彎曲小路實在不需要拓寬、拉直,就已經夠用。不如保留它們,再一點一點利用各種標案、經費加強步道,維持人性尺度。

現在從羅東文化工場前跑道到成功國小區的散步路線,可說是「羅東小鎮文化廊道」的一部分。廊道其他路線田中央也持續努力爭取實踐,好讓它更完善。

現場三
宜蘭市「楊士芳紀念林園」周邊

楊士芳紀念林園是田中央老作品了。它運用了磚頭、木材、堆石牆、洗石子等建材與工法,都是宜蘭傳統民宅愛用元素,但整座建築已由田中央轉換為當代宜蘭「風土建築」。它的宜蘭元素,還有建物一旁重新堆高、種了一圈九芎林(「九芎城」為宜蘭市舊稱)的舊城牆意象,林園隱身其間,一整個秘密基地風格。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