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明日的設計我們想的不是一棟建築,是一座城市!

「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主持建築師黃聲遠平常就是以這般舒服的面貌示人,不勉強打扮,正像他們做設計的態度。

東京「間美術館」的「田中央工作群•活出場所」特展仍在舉行,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主持建築師黃聲遠,在日本開幕式與早稻田大學兩場演講之後回到宜蘭,則說:「這件事已經過去了。」

現在的他,恢復宜蘭原來日常:每天一早去阿蘭城小水池游泳,然後隨意找家早餐店吃點東西、想點事情。中午前進辦公室,和同事們一起吃大鍋飯。下午,也許是圍著模型開會,也許是哪位地方人士或建築同好來拜訪,外賓比例可不少。最常做的事,則是巡迴各工地、和負責的建築師直接討論細節。

一九八九年至美國求學、工作的黃聲遠,家人也已經移民,後來卻決定一人回鄉。黃聲遠形容當時的他,是「一個逃到美國去、找不到新答案,又逃回來的台北青年。」不過他不是到政經中心台北開業——就像日本人不到東京工作。宜蘭,有他念東海大學建築系時最好的同學、已經在縣政府工作的陳登欽。世居宜蘭、世代務農的陳家,待他有如家人,一個人在台灣的黃聲遠常到陳家吃飯,也開始固定在阿蘭城等地的小水池游泳,覺得舒服,就自然在宜蘭住下來了。

他在宜蘭的第一件作品很小,是一座籃球場,然後是一座孵蛋室。後來慢慢有大一點的案子了,為了讓同仁「能在現場做設計,而不是在事務所做概念分析」,他大膽畫地自限,拒絕了宜蘭之外的委託與標案,讓同仁平均在三十分鐘之內的車程就能到達每一個工地。

他繼而更大膽的,決定不再做私人住宅,只投標能發揮影響力的公共工程——大家應該知道,這是多麼磨人的過程。這等於推掉無數生意。(編按:他們直到今年才有唯一不在宜蘭的公共空間作品,是淡水的「雲門劇場」。)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