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Vougeot村內主產紅酒,酒風較隔鄰的酒村還要堅實堅硬一些,雖頗耐久,但較少精緻與豐厚格局。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風雨飄搖的滋味

市面上開始出現不少二○一三年的布根地葡萄酒,是時候談談這災禍不斷的年份了。那一年有一半的時間待在法國拜訪酒莊,當年的天氣條件是二十多年寫作生涯所見最不利於葡萄生長的一年。極為寒冷潮濕,生長季延遲,開花不順,夏季遭遇冰雹災害,採收季依然濕冷,一直拖到十月,葡萄才很勉強的在黴菌的威脅下成熟,酸味很多,甜度不足,幾乎法國各主要產區皆是如此。

Vougeot村內主產紅酒,酒風較隔鄰的酒村還要堅實堅硬一些,雖頗耐久,但較少精緻與豐厚格局。

市面上開始出現不少二○一三年的布根地葡萄酒,是時候談談這災禍不斷的年份了。那一年有一半的時間待在法國拜訪酒莊,當年的天氣條件是二十多年寫作生涯所見最不利於葡萄生長的一年。極為寒冷潮濕,生長季延遲,開花不順,夏季遭遇冰雹災害,採收季依然濕冷,一直拖到十月,葡萄才很勉強的在黴菌的威脅下成熟,酸味很多,甜度不足,幾乎法國各主要產區皆是如此。

從二○一一年開始,布根地就因天候條件不佳,連年歉收,而且一年少過一年,葡萄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二○一三年的採收季,葡萄農面對的是一個辛苦漫長,卻看不太到成果的悲觀年份。對於布根地的愛好者也一樣很折磨,產量低意味著即使年份不佳,但價格卻可能更貴。

二○一四年春天再度前往布根地時,除了試喝數百款裝瓶後變得圓潤可口的二○一二年,也試喝了一些還在培養中的二○一三年。第一家拜訪的是Vougeot村的Hudelot Noëllat,跟一二年相比,在冰冷酒窖中的一三年初體驗,讓我更加憂心,十多款還在橡木桶中培養的黑皮諾紅酒,都因為酸味高且酒精度較低,香氣封閉,口感相當酸瘦。一時懷疑是否該跳過二○一三年,多買一些口感豐潤的二○一二年。

今年春天再度前往,二○一三年多已完成裝瓶,出乎意料,釀成的黑皮諾發展出許多新鮮純淨的果香,淡雅可口,帶有清新酸味,雖少見深厚酒體,但多有細柔的精緻單寧,比一一年和一二年還精緻迷人,亦無原本擔憂因葡萄不熟而有的粗獷咬口,更無○四年的酸瘦和草味。最近再飲Hudelot Noëllat 2013的Chambolle-Musigny,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比這更可口鮮美的精緻飲料。該擔心的倒不是能否陳年,而是會不會一下子就喝光。布根地紅酒的年份個性總讓人捉摸不定,無論如何分析臆測,最後總會走出意想之外的路來,萬萬沒想到,歷經飄搖風雨摧折的葡萄,最後釀成的,卻是這樣的柔美滋味。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