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富邦藝術基金會執行長 翁美慧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十年旅途,那些美好的藝術感動執行長化身藝術傳教士

擔任九月號客座總編輯的翁美慧,從小就在藝術陪伴下長大, 對她而言,「藝術不是空降的,而是每天的生活。」

「藝術很多次救了我。」是藝術,讓翁美慧擁有深刻的感受力,懷抱感恩之心,體會生命的美好;也是藝術,陪她走過人生最困頓的時刻。十六歲,才國中畢業的年紀,翁美慧就越洋到美國當起了小留學生,那時,她得適應全新的陌生環境,「國三的英文程度其實還很差,翻開課本,我一個字都看不懂。」那時,別的同學花錢買當紅的Guess品牌服飾,她則存錢買版畫海報、去音樂廳聽音樂,從藝術裡找到心裡的安慰。

翁美慧永遠記得,當她頭一次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看見梵谷的《星夜》(The Starry Night)畫作,她就被震懾住了。透過畫,她看見梵谷心裡的孤單,就像座深淵、探不著底,而那樣的感覺竟能穿越時空、跨越國界,直入她心裡。「這幅畫就像我家人一樣,我每次去紐約看到它,還是會掉眼淚。」


常玉的畫,療癒生活的巨變

二十四歲時,翁美慧回到台灣,生活再次發生巨幅轉變。半年之間,她的身分開始大不同,一下子成為別人的老婆、媳婦與母親,在親友眼中翁美慧是個再好命不過的女孩,但只有她自己心裡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究竟是誰?」

那時,一幅常玉的《一帆風順》深深的療癒了她。畫作中,一艘白色帆船正在航行,海洋是黝黑的,背景卻是粉紅色澤,沒有複雜難解的構圖,卻足以流露出遠行者心中的千頭萬緒。「常玉那時要從大陸到巴黎,我則是從美國回到台灣,看到常玉的船,我好想念十六歲到美國後的日子。」十六歲到二十四歲,是翁美慧真正長大、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的年紀。突然間,角色變多了,從「我」變成「我們」,翁美慧當時最需要的,其實是「心」的安頓感。再一次,又是藝術解救了她。

「我從藝術裡嚐到了甜頭、得到了好處,所以,也想將這樣的好處跟大家分享。」翁美慧巴不得自己能夠敲鑼打鼓四處宣傳藝術的好,她無法解釋,為什麼一件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前的作品,到了現代的她眼前,還能如此感動人心?藝術,帶她向內看見自己,也帶她向外,體會到人與人之間因為時間而累積的美好關係。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