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102號公路的白色記憶人文味芒草

一九二七年,佃農兄弟阿助和阿尾,懷著美好的淘金夢來到了九份。聽說,那座山是傳說中的金蟾蜍,太陽下山後,牠會發出金色的光;聽說,只要在那裡挖到金礦,就有足夠的錢讓父母下葬,還能回老家買一塊地種田。

阿助和阿尾每天在暗無天日的坑道中,挖掘他們唯一的希望。下了工以後,偶爾的娛樂,就是走過長滿芒草的山徑,再爬上九份那條人潮洶湧的石階,湊在酒家門口看熱鬧,看今天誰發了財,看今天誰是最紅的小姐……

這是電影「無言的山丘」的場景,那座長滿白色芒草的山丘,就是埋有金礦的金瓜石與九份山區。今天,懷有淘金夢的人群早已散去,小鎮也從繁華歸於平靜;沒有改變的,只有那生命力始終旺盛的芒草群。

照理說,在這亞熱帶的山丘上,一年兩百天陰雨的潮濕氣候,應當會長滿常綠的闊葉樹林,但礦山本身的酸性土壤,和過於強勁的東北季風,卻使得金九山區樹木生長不易。從一八九六年,日本人正式在金瓜石與九份成立礦區管理,到一九八七年,國民政府接手的台灣金屬業公司結束營運〈產權移交台糖〉,這將近一世紀的採礦史,造就了被挖得坑坑凹凹的山丘,被廢煙廢水污染的破壞性植被,只剩下生命力強勁的芒草能夠滿山遍野的飛舞。

金九山區的芒草,以白背芒為主,從金瓜石採礦坑道的本山、到報時山〈因日治時代警報器得名〉,還有那座沒有耳朵的茶壺山,和面對著陰陽海的基隆山〈雞籠山〉,整個金瓜石、九份,秋天的十月一到,處處都是白茫茫的芒花。

芒草,其實也跟淘金史息息相關。金瓜石的淘金熱,是從清朝時代的一八八九年開始的,一名工人在基隆河裡清洗時無意間發現砂金,就這樣一路溯流而上,消息傳開之後,還曾經有過三千多人同時淘金的盛況。問起老一輩的礦工,溪流那麼長,要怎麼判斷哪段河道值得花時間淘金?「把河邊生的芒草根拔起來抖一抖,看有沒有砂金掉落就知囉!」蜿蜒在河岸的芒草,就這麼跟淘金緊緊相繫,據說,砂金豐富的地域,一碗礦砂竟能洗出將近半碗的黃金!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