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愛湖勝過當總裁花50億收藏風景

「在台北,一切太動態,」馬志玲說。這裡有一種寧靜,讓他會這樣自動「變身」。那些他在台灣想不通的人事案、合併細節,擺盪在標或不標的土地開發案,到了這裡,彷彿都被人整理過了一樣,一條一條,優點、缺點,清楚明白。

台北人想到霧,多半連想到帶著一點灰色的不愉快;這裡的霧完全是純淨的。馬志玲指著白色的牆面說,在台灣,要維持這樣的亮白色,每兩年要重新油漆一次,但是在桂林,即使天天濃霧化不開,也不曾讓白牆沾染上一點灰,六年來沒有重漆過一次。「物是如此,人也是這樣。」他淡淡的帶著一點哲學意味說道。

霧裡看花,形容的是人看不清楚的窘境;但是在桂林,說也奇怪,也唯有在桂林,馬志玲的「霧裡看花」的心情,卻像那片白牆一樣,清清澈澈。

靈湖從六年前起,已經開發成為馬志玲的事業之一||樂滿地度假世界,環湖的景致,除了他一個人,來打高爾夫球的球迷,到後九洞也可以邊打球,邊欣賞。第十六洞甚至就直接設計成必須要推桿過湖,球過得了就可以搖小船至果嶺;過不了,只得用雙腳繞湖走到對岸。這是不打球的馬志玲,因為愛湖所設計出來的一個小小玩笑。

可以說,馬志玲把這座湖當成畫布,在裡面,他畫出想要的風景,在靈湖,馬志玲其實是個畫師,而不是總裁。不管稱之為樂滿地,或是靈湖,唯一讓外人能夠公開欣賞的馬志玲私人收藏,恐怕只有這一處。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