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愛湖勝過當總裁花50億收藏風景

馬志玲看到了,立刻和台玻公司商量,運來最大規格的玻璃。礙著視線的窗櫺不見了,視角一下子打開到兩百七十度。如果窗景也有標價,此時一定躍升了四倍不止。

這些瑣碎的小事,交給設計師或花藝師去做,不是簡單許多嗎?「交給別人?那怎麼行!他們不懂藝術的。」馬志玲嚴肅起來,他說,自己收藏中國瓷器那麼多年,對事物的美好可以感覺敏銳,其他人一插手,代表的就不是他的品味了。

因此不管是那座不用一根釘子、全以卡榫接成的「風雨橋」,或是月老閣裡面那尊翻自他收藏真品的觀音像,都和他過去所接觸的骨董、名畫品味息息相關。

馬志玲得意自己曾有瓷器收藏品,十五年間漲了二十倍,倒不是因為價錢、收入,是代表自己眼光受到肯定。反過來說,收藏一旦減值了,他也會心情不好,因為代表自己的眼光還不行。他打點湖邊風景的手腕看起來有些專制、自恃,其實說穿了,他只是想測試自己的眼光與品味,享受那裡從荒蕪到美好的過程。

不只是那座湖從荒蕪變成風景,在互動的過程中,收藏者也被「收藏品」所改變。在那座湖邊,我們簡直沒辦法認出來,眼前的大頑童竟然是平時嚴肅到近乎冷酷的「馬總裁」。

印象中的馬志玲,是在各種會議上不苟言笑,在合併案中冷靜沉著。一雙眼神就像老鷹,在每天的早餐會報上,氣氛從來沒有輕鬆過,交辦的事情有點差錯,只要他一個眼神掃過來,主管就當場結冰。

若是不相信一座湖竟然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情,甚至性格,我們在桂林看到的大概不是馬志玲。他的眼眉彎成弧線,講沒兩句話就自己先笑起來。畫舫行進在湖上,音響放著老歌,他就「滴滴滴、答答……」的跟著哼起歌來,他甚至吹著口哨逗野鴨。

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曾經開玩笑說他的政治生涯「純屬意外」,他真正的興趣是蒙地且洛那塊花園,而他「養花蒔草的餘暇才是總統」。在我們看來,馬志玲愛這座湖所得到的快樂,也遠比總裁頭銜給他的多。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