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在喜馬拉雅山慶祝50歲生日圓夢!他們暫別工作、家庭

考驗 高山症寒夜侵襲

為預防高山症,從泰國機場開始,每天醒後、睡前,我都依指示服用半顆Diamox。儘管一開始出現頭暈、手腳發麻等症狀,仍「矢志不移」,高山症因而一直沒有出現,只有眼睛略微浮腫。誰知就在我得意已克服海拔四千公尺的「天險」之際,大自然又給輕率的人一個教訓。

我們在四千三百五十公尺的頂波切(Dingboche)茶屋開可樂慶祝,再往上爬到標高四千五百公尺時,陰霾的天空突然下起冰雹,繼而是漫天飛舞的大雪。氣溫越來越低,大家趕緊穿上Gore-tex雨褲趕路,隊伍也開始拉長。

刺骨的寒風呼嘯著,我把Gore-tex外衣拉鍊拉到頂,但雪下得太大,還是有些落在領口,被呼出的熱氣融化,不斷滲進外套裡;握著登山杖的手套,又因拍拂身上積雪而結凍。擔心失溫,又大意把保暖衣物留在營地的我,開始驚慌懊悔起來。

跟著助理嚮導在冰雪中下切山谷,茫茫不見路跡,我的腳步開始凌亂。學長舒孝潭見我情況不對,趕緊把我押在隊伍最前面,免得越走越慢而失溫。

好不容易走到了佩芮切(Pheriche)的茶屋,穿上學弟吳忠勳慷慨出借的保暖衣,再連吞芳民遞過來的Diamox、Advil(止痛藥),以及兩顆補充熱量的牛奶糖,才蹣跚回到篇波切營地。 一進入溫暖的茶屋,阿貴趕緊幫我把背包卸下。躺下後,秀絹拿起沾水的棉花棒,細心濡濕我的嘴唇,又幫我慢慢按摩。

璧玲拿出自己帶的南瓜湯包,調了一碗熱湯,芳民趕緊安排房間床位,讓大家都避免在外過夜受凍……。

友情 三十年默契難以言喻

我早知道,這次不跟來,此生我不可能再到喜馬拉雅山。多年一起登山培養的默契,讓我們一路自動互補。

感冒,有人連著三天,每餐飯後把藥送到手中;防曬油融化流進眼睛,有人幫著點眼藥、清水沖洗;少帶了裝備,一定也有人拿出自己的送去。到這年紀,跟誰一起爬山,真的遠比爬什麼山更重要。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