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在喜馬拉雅山慶祝50歲生日圓夢!他們暫別工作、家庭

日本富士山下盛開壘垂的吉野櫻,在這裡映著Khumbila雪山(五千七百六十一公尺),在日本登山客眼中,應該分外親切吧!梵谷筆下的鳶尾花,在這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貧瘠黃土地,才冒出不到十公分高,就忙不迭的舒展藍紫色花瓣。

一路上,不時與其他登山客、挑夫、犛牛隊相錯或讓路而過。在轉彎處,當我們發現後面來了一群犛牛,走避不及。一頭性急的傢伙想超過同伴,撞得我踉蹌下衝,幸而被前方的夥伴抓住,沒有滾下山谷。

貪看美景外,就是和老同學敘舊了。剛從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退休的徽正學長帶了一台NIKON D2X相機,和GPS連線,隨時記錄拍照時間、經緯度、海拔,還有兩百G的數位相簿。這陣仗,讓其他人乾脆把相機收起來。

任職榮總的芳民學姐,是我們的隨隊醫官。我是準高山症患者,大學時爬大霸、玉山,就全身水腫、頭痛難當。得知芳民不只帶了高山症預防藥Diamox,藥囊中還有肺水腫、腦水腫等救命針劑,我就跟定她了。

儘管我們是「豪華團」(十個隊員有二十三個工作人員和六條犛牛伺候),在山上,不方便的事情還是不少。大家新陳代謝一樣進行,卻沒有文明世界的抽水馬桶和浴室。

最常見的,是一塊架高的木板,中間挖個洞;比較好的,還釘一塊斜木板「導流」,旁邊放一桶水,讓你自己沖;更好的,則是另外安置一條水管,涓涓細流自動沖洗。不管哪一級,行進間,只要看到廁所,我們都趕緊利用一番,以免無廁蹲路旁。

用一桶水洗澡,難不倒身受石門水庫停水十七天之害的我。拿出沐浴用品,先洗臉再洗頭,然後沖澡,最後還有兩瓢水,可以把腳上沙土沖乾淨。果然在南切巴札(Namche Bazaar)這個熱鬧的山中小鎮,睡了個舒服好覺。

圓夢 親眼看見世界最高峰

第三天,我們在稀薄的冷空氣中,氣喘吁吁的往上走一天,才到達著名的天波切(Tengboche)台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