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從器官重度殘障變健走達人他用走路找回健康人生

從南昌路的住家出發,一路往南。晨曦的微光,透過樹葉縫隙,將一大一小的身影照映在紅磚道上。城市中日漸絕跡的燕子,與喧囂的麻雀在他們身邊輕靈的跳躍,這是早被他遺忘的經驗。望著兒子的小小身影,與掌心傳來的熱力,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手中這雙小小手掌是說什麼都不能放掉的。他至少要看到兒子娶妻,心中有了這樣的想法,他更奮力的走路。

用走路關心孩子

走著走著,變成了習慣。在南昌路一帶住了十年以上,一直到開始走路,用腳認識這片土地之後,他才真的和這片土地有了比較深的連結。

平日,他帶著兒子上學,刻意不走最快的直徑,而是順著植物園一帶漫步。不到五百步的距離,他們走成了五千步,約三公里。行走的距離雖然拉遠,上學的時間變長,但是父子兩人享受的時間卻因此更多,心,也因此更近。

以前,自己幾乎要成了孩子成績單上的橡皮圖章。雖能提供給孩子最好的物質,但因為相處時間少,總是難以觸及孩子的內心世界。

因為開始走路,一切有了改變。每天陪著孩子上學的路上,他認識了孩子的同班同學,平常孩子口中說的名字,開始有了清楚的樣貌,兩人也因此有了共同的話題與交集。

待在路上的時間越長,認識的朋友越多。「經過這樣走的過程,我身上壞的元素,如夜生活、喝酒,都慢慢淡去了。」林三元笑著說。和兒子走路上學途中,他也結識許多和他一樣,帶孩子走路上學的家長,像兒童玩具博物館館長蔡延治。兩人因而時常交換對教育的想法,也提供學校老師更多意見。

用走路接觸人群

用腳走路也強化了林三元和住家社區間的聯繫。之前為了趕時間,出入總是搭著轎車。「開車,是點到點之間的移動,走路,才能更深入的觀察人生百態。」以前他透過轎車車窗看見的,都是一路向前的景致,難以兼顧到自己身處周遭的環境。開始走路後,視野更廣闊。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