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的野朋友瘋鷹、迷蝶、戀青蛙

秋天,候鳥來了!南台灣墾丁,有數十萬隻鷹過境;北部關渡自然公園,湧進上千隻小水鴨。連蝴蝶和青蛙也不會在此時缺席,追逐大自然奧妙的生態達人們,有人賞鳥、有人迷戀蝴蝶、有人追逐青蛙,透過他們引領,我們一起進入這些美麗生物的「野」世界!


觀察蝴蝶對陳維壽而言,有如看一齣精彩的連續劇。四、五十年前,陳維壽最早發現日本遠渡重洋而來的紋白蝶,小小一隻看似不起眼,繁殖力卻超強,不到兩年,就侵犯到台灣紋白蝶的生存領域。

於是,為爭奪地盤,兩種紋白蝶發生「蝶戰」。陳維壽長期追蹤後發現,紋白蝶打架的方式,是雙方翅膀猛力的「撲次、撲次」搧拍,看誰先怕、誰就輸。

結局如何?「完結篇」是:日本紋白蝶與台灣紋白蝶各自畫分領域,互不侵略。「看,大自然生態是多麼奧妙啊!」陳維壽讚嘆的說。

戀蛙!午夜場的生態大戲

每個生態,都有引人入勝之處,因此,有人愛蝴蝶,有人「瘋」青蛙。

自力出版青蛙圖鑑的「青蛙王子」陳王時,為了觀察青蛙,可以連續三個月,每週五從台北開車南下到屏東東港,利用週六、日熬夜通宵觀察他新研究的海蛙。所有辛苦,只要看到一場精彩的繁殖大戲,就讓他覺得一切都值得。

對於生態動人之美,我們想得到的形容詞實在有限,不得不再引用艾克曼的話:「動物學者馮‧佛瑞許(Karl von Frisch)曾描述自己熱愛的蜜蜂研究,是一口生生不息的魔井。其實,大自然的每一面都是如此,不論你由其間汲舀多少的水分,依然會發現有更多的水留待你發掘。沉醉在大自然的美妙水域,光陰將會顫動,世界將會倒退,一股和諧感進入你的體內。」

愛好昆蟲,在日本有「漫畫之神」美譽的手塚治虫,曾經在其著名漫畫之一——《火之鳥——黎明篇》中,解釋了人生的「幸福」:「昆蟲們在自然所定的期間內,乖乖的生長、覓食、戀愛、產卵,就這樣滿足的死去。人類比蟲、魚、狗、貓還要長壽,在這個生涯中,能夠找到生活中的快樂,才是幸福吧。」大自然萬物對人類生命意義的啟發,隨時隨地都在發生,只要我們用點心、親近牠們!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