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從二樓餐廳望向陽台,帶點金屬感的透光窗,其實是用防火門裡的蜂巢板製作的。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住在美術館的男人走進前台灣迪士尼總經理的白色城堡



房子的天花板,牆,地板,都是白色的不說,白色碗盤整整齊齊的堆疊在完全透明的餐櫃裡,比飯店還講究。就連房間裡的草綠色老大同電扇,曾文泉也請設計師噴成全白色的,才滿意。

甚至,曾文泉透露,他連個人的私密衣物,也非得是白色的才行。他還是少數會千里迢迢買白盤子回家的男人。曾經,他在泰國看到好看的白色盤子,一口氣便託運了十二個回來。

唯一敢在曾文泉的白色世界裡闖禍,而又能獲得原諒的,大概就只有他的愛犬——Harmish。

為了牠,曾文泉特別在家門口開一個小泳池,「那是Harmish專用的!」二樓的戶外後方陽台,落羽松樹林下,景致更佳,「那是Harmish的露天淋浴間!」

曾文泉為「狗兒子」打造一個家的用心,不輸給他對收藏品的愛心,二樓看起來很高檔的白色沙發椅,不是給客人坐的,是給狗睡的。而最愛白色的曾文泉,看著白淨牆上的爪印,只能無奈嘆氣。

熱鬧的獨居,充電的放空

曾有人如此描述曾文泉和他的家:「一個人跟一隻狗,住在一間漂亮的房子裡,好可憐!」 「我是一個人住,但我不是一個人生活。」曾文泉特別不認同「好可憐」的描述。

今年初,他離開待了十一年的台灣華特迪士尼,放自己一年的長假。每週有兩天是固定的家庭日,其中一天他會下山探望父母;另有一天,家人則會上山來一起晚餐。其他日子,他在實踐大學兼課、做瑜伽、打高爾夫、和朋友騎自行車,邀約朋友跟學生到家裡聚餐。

不當總經理,曾文泉的日子依然忙得很。雖然從以前每一天有很多事情要思考、決策,突然閒下來。但「空」這個狀態,對他而言並不陌生。三十歲時,他就曾經讓自己放空一年,雲遊去旅行。這次,四十七歲的放空,其實更自在。因為成就跟頭銜,他已經享受過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