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從二樓餐廳望向陽台,帶點金屬感的透光窗,其實是用防火門裡的蜂巢板製作的。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住在美術館的男人走進前台灣迪士尼總經理的白色城堡



橫是家具,側成藝術

在曾文泉的家裡,轉身便見一幅畫,一座雕塑。像是,台灣花布藝術家林明弘首次個展的畫作;像是,設計金棕櫚獎標誌的Cesar所創作的銅雕,俯拾皆是,當代藝術的知名作品。 這對設計師是個考驗。

「Rudy(曾文泉的英文名字)喜歡的當代藝術品,是會讓人思考的,當我在替他設計房子的時候,希望空間也能展現這樣的深度。」曾文泉合作多年的設計師朱晏慶設計這房子時,讓室內很多裝潢設計,都有當代藝術創作的概念。

例如,連接一樓與二樓的白色階梯時,就和傳統樓梯不同。他以一個個空心的長方型鐵框焊接成樓梯,從前方看,只是一座普通的樓梯,但從側面欣賞,內部的燈光打亮,讓它看起來就像一座時髦的雕塑。

鏤空設計,還能置入小型藝術品,它是樓梯,也是展示間。

二樓上三樓的白色階梯,又是截然不同的設計。

朱晏慶把一個個單一的鐵盤,灌入跟地板同材質的樹脂砂,塑型完成後,再逐一嵌入牆裡。無扶手的階梯,像是從天而降的片片雲朵,別具創意。

對白酷愛,對狗溺愛

曾文泉收藏的當代藝術品,都很搶眼,設計師塑造的空間與裝飾,要與當代藝術本身,抽象新穎的風格融合,又不能輸給藝術品,也不能鋒頭過健。

例如臥室的門,採用旋轉門的設計,門開著的時候,從側面竟也看不出來是門,倒像是一座立體的裝飾。而床上方的一片突出白色板子,原以為是刻意的造型,其實,那只是包覆管線的收納室。藝廊風格,在這個家中,處處可見。

曾文泉喜愛收藏的當代藝術,大多風格特殊,要讓它們各自精彩又不會互相排斥,白色,便成了貫串這個家的主要色調。

「我一直覺得,我就應該住在白色的房子裡!」曾文泉對白色的喜愛,幾乎已經到了有點潔癖的程度。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