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從二樓餐廳望向陽台,帶點金屬感的透光窗,其實是用防火門裡的蜂巢板製作的。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住在美術館的男人走進前台灣迪士尼總經理的白色城堡



常人不識,行家驚歎

推開一樓厚重的不鏽鋼大門,清淨空曠的開闊大廳,像是美術館的展示空間。挑高達七米的大廳,僅有線條簡單的幾張家具。來客的視線,先會被一幅長二‧四公尺,寬三‧六公尺的大幅油漆畫所吸引,畫中只有起伏的銀色,那是英國當代藝術家傑森‧馬丁(Jason Martin)的作品,畫家把油漆倒在鋼板上,刷出銀灰色的波浪線條,作品名是「證人」(Witness)。

一般人對傑森‧馬丁或許沒有概念,曾文泉嘴角漾起得意的微笑,識貨的人,才知道。例如,也是當代藝術收藏愛好者的主持人蔡康永,聽說他家有這幅少見的油漆畫,便想前來聆賞一下;前當代美術館館長謝素貞到他家,看到這幅作品也忍不住驚歎:「啊!你家有這件!」

客廳另外兩件作品,是另一位英國當代藝術家伊恩‧戴文波特(Ian Davenport)的作品。看起來像是平凡無奇的壓克力畫,事實上,卻是藝術家將油彩垂直倒下,讓顏料自由流動而創造的圓弧曲線。

其實,類似「搬碗」的戲碼,並非第一次在曾家上演。「證人」這幅大畫要搬進曾家時,是拆了門才進門的。

兩年前,曾文泉把一組英國藝術家大衛‧貝裘勒(David Batchelor)的彩色燈箱運送回家中三樓時,長期從事搬運藝術品工作的工人們,本著習慣,小心翼翼地搬運。但當包裹被拆開的那一刻,竟是一堆生鏽的舊鋼架,汗水淋漓的搬運工們感到莫名奇妙:「你開玩笑吧?原來是破銅爛鐵?」

大衛‧貝裘勒是英國知名的學者藝術家,這燈箱是他在倫敦的紅磚巷裡,撿拾廢棄的燈管跟鐵板,組合而成的創作品。倫敦的《經濟學人》雜誌總部也收藏一組他的燈箱並展示在大廳,可見其藝術價值。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