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華山市場阜杭豆漿

冬天天亮得晚。清晨五點半,當天還黑曚曚的,只見遠處有一縷縷的煙氣升起,這時候,最教人興起吃早點的欲望。並且,這早點最好是豆漿與燒餅油條那種傳統的風味。

台北的可愛,在於傳統模樣的豆漿店還頗有不少,替清冷的早晨增加了些許暖意,甚至令人還能發一襲懷舊的幽情。而這種豆漿店中,最大的、最一大早便忙個不停各司其職的,是華山市場二樓的「阜杭」。

所謂各司其職,便是煮豆漿的煮豆漿,烤燒餅的烤燒餅,炸油條的炸油條,每一樣東西皆需做出頗大數量。

以鹹酥餅或菱形燒餅(包油條的那種)為例,不少客人吃完後,還外帶幾十個,在家慢慢吃。更多的是,上班族匆匆的買了幾個,到辦公室再找時間吃。

但我覺得最有老年代風情的吃法,仍是必須坐店吃,並且是天將亮未亮之時,如早上六點,這時客人還不多,但店家的氣氛已極熱火。

此時一夥人同來,譬如下了牌桌的四人,點上一堆東西,大夥分一分;如燒餅油條剪開,每人吃半套;豆漿可以甜的吃半碗,鹹的也吃半碗;蛋餅只吃一兩片,酥餅亦可甜鹹皆嘗一些;如此之類,便不會太膩。

我早說過上豆漿店有兩恨:一恨豆漿太燙,二恨燒餅油條一套太大。

豆漿太燙,我同朋友探討過,只能猜想或許是為了有人要打蛋,但是不管如何,燙豆漿擱你面前,吹了半天,二十分鐘過去也只是吃下幾口;實在是吃客痛苦而店家的桌位流動極慢,兩方皆不利。

燒餅油條,何以如此大?亦是有趣課題。真一套吃完,別的種類已沒法再叫,更何況吃下那麼多的油條量,往往又要等好幾個月才想再碰油條。雖然它有時真是那麼好吃。

「阜杭」的氣氛,總是教人想多點些,且看所有的東西皆是現揉現做現烤出來的,而豆漿的水氣、餅的烤香氣、工作人員如一大家庭的忙之又忙,在在慫恿人大快朵頤。

是的,便是這樣一種吃早點的氛圍,最讓我這種天涯漂泊的遊子喜歡。更好的是與幾個朋友同來,邊聊邊吃,忘了豆漿的滾燙,且每樣東西分食一些,不致太撐太膩,卻又冬日清晨的溫暖獲得了,濃郁香脆的食物也備嘗了,豈不最是美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