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抹香水 一段嗅覺記憶

「香水師不只要有夠靈的鼻子,還需要一個幾十年訓練下來,永不出錯的嗅覺器官,一聞就能破解最複雜的味道,聞出成分和比例,而且能創出新的,沒有人聞過的混合香味。」──《香水》

或許是因為電影「香水」的上映引起的票房熱潮,光是首映日就在德國創下二十五萬的票房紀錄,首週的票房甚至超越「達文西密碼」,再加上時尚界領導品牌香奈兒(Chanel)最近發表十款限量的昂貴香水,嗅覺,一時之間,成為時尚界關注的顯學。

嗅覺裡的記憶與欲望

根據研究,人的鼻子可以分辨出四千到一萬種味道。誠如法國哲學家盧梭說過的:「嗅覺是記憶和欲望的感覺。」一些特殊的氣味,經常能夠引領我們回到某個記憶的深刻片段。在法國小說《追憶似水年華》一書中,那塊浸在紅茶裡的小瑪德蓮蛋糕氣味,就讓作者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一直攜著這份幸福感到長成之後,每每再聞到這個味道,都會讓他想起那段過往的童年記憶。

「每個人一定都有屬於自己的『嗅覺記憶』。小時候,我們全家都會到科迪(Kodi,位於印度)度假,那邊有森林、湖泊,木屋裡有爐火,有種樹木的香氣,帶著清新的果香味,即便長大了,我還記得那個味道。」克里斯多福.歇爾爵克(Christopher Sheldrake),是「香奈兒」香水調香大師賈克‧波巨(Jacques Polge)的助手,這個生於印度馬德拉斯(Madras)的英國人,成長之後,又因緣際會來到法國接觸了香水業,開始了終日與香水為伍的生活。

歇爾爵克有一回,碰上了一位來自於科迪的印度人,於是和對方聊起了兒時那段關於氣味的記憶,這位友人說:「那是『油加利樹』的味道,科迪是印度少數種有油加利樹的地方。」這屬於童年的氣味,才獲得解答。他也依稀記得:「一座廟中有一棵開滿大白花的樹,是在我出生的那一天種的,我還可以聞得到它所散發的百合花與梔子花的清香。」在故鄉馬德拉斯,各種的植物氣味誘發了歇爾爵克對於原料的興趣,過去記憶的累積,成為未來嗅覺上的創造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