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發現絕色民宿 龍君兒金瓜石的家金瓜石傳奇》在最優的觀景點,住最藝術的家

從龍君兒在金瓜石家中客廳往外看,天然景致會隨著氣候,變幻色彩,陰雨時如黑白潑墨山水;天晴時,那海,又像是綠色平原!但房子處在迎風面,颱風一來,就首當其衝。龍君兒一次次從風雨咆哮中站起來,每次被摧毀後,便改裝得更好、更美。你也感到好奇嗎?請和我們一起,走進這房子,欣賞這荒山中的美麗民宿。


在一次與丈夫、女兒去阿里山遊玩,住在簡陋民宿中,安古有感而發:「我媽媽這麼有創意,一定能做出一間很特別的民宿。」她向先生提出回山上幫媽媽的想法。沒想到先生非常贊成,反而安古猶豫了。她是龍君兒和第一任先生的女兒,從小,龍君兒不穩定的婚姻讓她沒有安全感,她常與龍君兒吵架,有時還大打出手。她擔心無法與母親朝夕相處。她先生卻表示,最壞狀況也不過吵架,安古終於鼓起勇氣結束台北的餐廳,四月回家幫忙母親。

至於在美國求學的貓靈,一方面是因為不認同學校的教學方式,一方面,她從小就和龍君兒心靈相契,是龍君兒口中的心靈伴侶,當知道父母為了改建成民宿而關係緊張,遠在千里外的她決定暫時休學,五月自美返台,成為第二個加入協助龍君兒築夢的家人。

女兒相繼回來,吉米也開始願意加入,從今年七月,進入無日無夜的密集工作期,這對所有人又是嚴格考驗。首先,是這一家四口姓氏各不同、年齡又相差十歲以上,分屬不同世代(五十六歲的龍君兒本名陳美佈;吉米叫賴譜光,四十二歲;三十二歲的安古姓郝名質穎;貓靈本名金質靈,二十歲)。而四人中,龍君兒與貓靈是藝術家、吉米與安古是務實派,可以想見彼此的觀念思想差距。

例如,客廳風格改成簡潔現代之後,原來的骨董桌必須換成線條簡單的黑色玄關桌,吉米卻不解為何漂亮的骨董桌不再用了;看海台鐵架,吉米覺得是直的就好,龍君兒卻堅持波浪線條。安古也曾幾度萌生離開的念頭,尤其民宿接近完成的最後兩個月,母女關係更是緊繃到極點。安古每天打掃、布置到凌晨一、兩點,但心中掛念著小孩,但龍君兒工作時,簡直是六親不認,不許外孫女來探望。安古雖知道母親想趕快完工,事事又要做到最好。但她認為,民宿是一家人工作的模式,不應該那麼緊張。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