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懷抱理想 推廣在地生產在地食用半農半公》在鄉公所與家鄉農田之間

談起自己承租的這塊農地,黃仲杰難掩喜悅。背倚著水尾山,得天獨厚擁有一口汩汩湧出的活泉,是最大的特色。原本種植稻作的地主收成不太好,所以他以一分地一年一萬元的價格,一口氣承租了五年,雖然租金幾乎高於行情一倍,仍歡喜甘願。

一開始他先休耕了好幾個月,撒上田菁(編按:一種做綠肥用的植物)種子,讓土地恢復地力。他選擇種植芋頭,因為有機芋頭很難種得起來,市面上極為少見。他利用週六、週日開曳引機翻田、抓福壽螺、施有機肥、鋤草,有時候太太也將小孩帶來田裡玩,一起幫忙。

黃仲杰回憶剛下田的前半年,很積極的想學防治害蟲的方法,到處打電話問有機前輩、協會,但是得到的回應卻不如想像中熱絡,感覺很沮喪。後來他發現,最重要的是心態,必須先鬆開操控主宰的心,而不是急著向人要方法。有一陣子因公務忙,索性不去管它,草冒得比人還高,曾有台電工程人員把農地當成荒地,欲在田中央架設電線桿,幸而及時被隔壁阿伯阻止,才不至鬧了笑話。

所幸,他逐漸發現,雜草叢生正好達到「草生管理」的功能,草吸引了不同種類的蟲,田地裡瓢蟲越來越多,吃掉了一些害蟲,自然達到平衡。

自然平衡,更勝操控

去年九月他原本打算以割草機除草,因颱風來襲而作罷,沒想到颱風過後,到田裡一看,發現草被風吹倒了,芋頭卻因為有草的保護,僅些微傾斜。但同村種植劍蘭和火龍果的田地,承受不了十級強風肆虐,倒成一片、血本無歸,這時他才體會到跟大自然和古人學習正是最好的方法,有時無法更勝有法!

但不灑農藥的田地,和一般田比起來,就像是沒人管。現在同村的農友帶朋友經過黃仲杰的芋田,都會介紹:「這塊最醜的田就是課長種的啦!」

但黃仲杰不以為意,有一次,一個老阿嬤聽說他不放農藥,特別跑到芋田來跟他討芋梗,原來,很喜歡吃芋梗的她,已經二、三十年不敢吃了,因為一般農藥都是從芋梗灌入的!這件事讓他更相信繼續做下去,一定會看到成果。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